沒來得及熟悉環境,義診團抵達的第一個傍晚,隨即開始看診,手術大樓前三四十位家長及病患,不知從何時聚集,一直等到日落前義診團的遊覽車停靠在他們眼前,而我們的見面禮,就是被引領期盼許久的他們用興奮的眼神包圍。

看見義診團抵達,所有病人及家屬隨即成隊列狀開始移動。

 

由於偏遠地區的醫療資源缺乏,義診機會難得,求診的病患包羅萬象,各種疑難雜症都有,除了唇顎裂、其他先天性顏面缺陷,還有像是燒燙燒疤痕攣縮、槍傷造成顏面受損、多指症、併指症、先天性神經纖維瘤等。而事先預約的患者常因路途遙遠或經濟因素而爽約,絕大部分病人都是聽到風聲,突然出現在醫院。

 

診間人聲鼎沸,卻不是每個人都能滿足地走出診間。

 

扣除行車時間,我們在班迭棉吉省,只有兩個工作天,就算每天工作18個小時,也無法應付眼前的六十位病患。隨基金會「用愛彌補」義診團出團多年的義診老鳥─賴瑞斌醫師,一一耐心問診,在與合作多年的柬埔寨種子醫師討論病情,並評估當時醫院的設備、資源及人力後,一起決定了開刀名單。

▲高雄長庚整形外科賴瑞斌醫師,人稱阿斌哥,正在為小小唇顎裂加併指症之病童看診

 

八個多月大,僅僅四公斤營養不良的雙側唇顎裂患童,剔除。

遭受槍傷後顏面嚴重受損,需較精密的檢查及手術治療的病患,剔除。

較輕微的燙傷疤痕病患,剔除。

▲因營養不良而無法接受手術的男嬰,母親的焦急寫在臉上....很是令人心酸.....

▲後天槍傷顏面病患長期都用圍巾把臉遮住,在阿斌哥與瓦那醫師的評估下,還是無法動刀。

 

受限於時空,很多時候,病情相較嚴重的不一定能在義診當下獲得即時治療,被選中的,開心溢於言表,被婉拒轉診的,不免失落擔心;你會說,可以轉診吶,可以下次呀,事實上是,在醫療資源貧乏的開發中國家,偏遠窮困的病人無力負擔到城市看診的旅費及生活費,更不想因為就醫而失去收入來源,常常一拖延就是幾年的時間,甚至終生沒有接受治療。

▲長長的隊伍正在等待看診,這可能是他們非常難得的一次機會...         ▲母親抱著他們的寶貝,還是等待。


看著這個無可奈何的反差,我在心中不禁問著,「誰是判官?」,真的是醫師嗎?還是其實生命的無常早已做了決定?

一位患有多指症的二十歲青年,在我們沒有足夠的唇顎裂手術病例下擠上名單,因為不想浪費遠從台灣帶過來的資源,他得以開刀,在醫療團員術後巡視時,他流下了男兒淚,一邊說著,「我從來沒想過可以有手術的機會恢復正常」。或許我們也是判官,一天十二、三小時的工作,決定了病患及家庭未來的人生路程,儘管無法服務所有正在受苦的人們,可以確定的是,世界上又多了三十一個心滿意足的微笑。

 ▲圖右多指症青年一邊感謝一邊留下眼淚.....                           ▲唇顎裂患童家屬欣喜若狂的神情是最好的回饋!

 

▲所有醫療團隊成員們與病患及家屬的滿足微笑!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羅慧夫基金會 國際園丁計畫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