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庚整型外科羅綸洲系主任:「Dr. Vanna來到這邊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知道一個team work的觀念是怎樣從外科醫師到牙科到語言老師,到心理、社會,這整個運作方式是怎麼樣,要讓他知道,因為畢竟他回去之後,可能當柬埔寨那個地方的Leader來組織這個團隊。第二個目的就是讓他學習整個外科手術的技術,所以他過去完全對這種唇顎裂的手術沒有接觸過。雖然說我們去柬埔寨有做唇裂或是部份的顎裂手術,可是唇顎裂的重建有許多其他的手術,不只是唇裂跟顎裂手術,還有鼻子的修補、牙齦的修補,甚至語言的重建、顎咽閉鎖不全的手術,甚至骨頭、正顎手術、牙床植骨手術,每一項都他需要學習的。所以在這一年內我想他會有足夠的機會來看這些,甚至動手跟我們一起做這方面的手術。」

柬埔寨種子麻醉護士Socheata:「她覺得她自己除了工作以外,會指導自己的人員。」

 

柬埔寨種子護士Silorn:「她說去台灣兩個月以後回來,她懂了很多事情在有關護理方面的很多事情,她將她學到的東西用在醫院工作。她上次去台灣主要是學習教育那些大人怎樣去護理小孩子,跟她去學手術後的護理,這兩樣她比較派的上用場。」

 

菲律賓種子外科醫師Glendora:「我在台灣一年四個月的時間,當我到台灣的時候我以為我懂所有唇顎裂相關的治療。因為在我的訓練裡曾有許多治療案例,等到我在台灣的時候我發現許多治療單側、雙側唇顎裂的新技術,我學習唇鼻修補,甚至學到治療雙側唇顎裂的新技術。更重要的是我學習做研究,我們對現在所學並不滿足,我們尋求更好的技術、更好的方法去評估結果或許改進或者在第二次手術時嘗試不同的方法。」

 

深圳種子醫師梁志剛:「在此以前我對唇顎裂在國內的了解是從教科書上,那也有在上海九院一些專家教授做手術,和他們系統學習唇顎裂的知識。就我而言,我感覺我從台灣回來以後對我思想理念的提升是很大的,特別我在學習期間領略世界先進手術思想和手術技巧,我想這對我的幫助將是一生的。」

 

長庚護士陳怡如:「他們人從他們的國家到異鄉去學習其實也是很辛苦的,但是過程中其實真的都可以看到他們是非常地努力。不管,只要他是跟哪位醫師,那個刀開到有多晚他就跟到多晚,他並不會就是說幾點時間到了他該下班就下班,即使醫生開到半夜兩三點,他也就跟到兩三點。然後像假日的話,像我們暑假是沒有分假日的,他在暑假過程中,就是禮拜天他也是會過來參與開刀的活動。」

 

長庚顱顏中心陳國鼎主任:「我覺得我在最後一天所看到他們的患者,事實上印象蠻深刻,我覺得他們做得還不錯。就是受訓之前跟受訓之後,或者有受訓的人跟沒受訓的人比,受訓的人事實上的成果相當不錯。」

 

柬埔寨種子外科醫師Vanna:「當我從台灣回來我才開始獨立進行唇顎裂手術,當時我非常緊張。直到完成30多個患者手術後我才有自信進行手術,直到今日有來自金邊的醫學院大學生

來這裡受訓,我貢獻我的知識,我對他們分享經驗,我教導他們作這作那。」

    全站熱搜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