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被你拍到了喔!被你拍到了喔!」

「請問你們碰到這樣一再停電有什麼感想?」

「習慣了,已經習慣了,我們第一天就九次了已經有經驗了。」

「然後呢」

「把他關掉,按,按掉就好,這個,對對,這樣就好。」

「它停電了,為什麼還會有一盞燈是亮著的?」

「這是緊急用電,蓄電的,所以他們還是有在進步的,你還有緊急用電。」

「有在進步的意思是說第一次來的時候停電也沒有這個?就沒有?」

「對!我們用手電筒。好!OK!把他換過來這裡。」

 

「請問你們這邊

「今天第幾次停電?」

「第二次。第二次,不對!是第三次。」

長庚整型外科羅綸洲系主任:「陳醫師很會修這些東西,開刀房的東西他,他都有經驗修理,回去後可以當我們工務課課長。還不行阿!」

「還是沒地方,沒力,似乎沒力。」

 

「我們皮嗎?」

「哈哈哈!」

「我們有乖嗎?」

「大家都表現優秀這樣子,對阿!不錯!」

 

台大整型外科謝孟祥醫師:「呵呵!現在八點了吧?是不是八點?」

王導:「你們從早上幾點開到現在?」

「哦~九點多吧?」

「九點喔?」

「差不多九點,八點就到醫院,九點多開始。」

「今天開了幾檯?」

10檯刀,兩個房間。」

 

王導:「羅醫師,今天已經開完第一檯刀了,那你昨天看到那麼多那個上次來開刀的人回來喔!你,有什麼感想嗎?」

 

長庚整型外科羅綸洲系主任:「說老實話我蠻高興的,因為至少我們在這邊做的受到當地的不只是醫療人員,那當地的病人老百姓他們也蠻肯定的,所以他們會知道我們要來就會趕快過來給我們看。那,過去開過刀的父母親會帶他們過來,那這邊的國際慈善組織,像Maryknoll、World Vision也會一直去外面挖、找出新的病人過來給我們做,甚至我還看到很多「非」唇顎裂的病人。因為,像今天早上他們讓我看一個耳朵的一個一個keloid (蟹足腫),那像諸如此類的或者是昨天他們看到一個暴牙,說我要怎樣讓暴牙治療好,那這些都顯示說他們對我們有相當的信心。」

 

汎亞診所洪凱風醫師:「不能吹口哨,突然想到他的小雞雞正對著我。」

 

長庚顱顏中心陳國鼎主任:「這個血水擦一下。」

「傷口他洗過啦!」

「我們自己的這個經驗也是從別的國家的顱顏中心移植過來的阿!那我們目前來說,我們覺得唇顎裂還是一個所謂的全人醫療或是整體醫療的一個典型,那我們自己對於我們現在的這一些成績事實上覺得還蠻驕傲,也還蠻滿意的。那我們也希望說我們可以把這個經驗推展出去,那當然我們所經歷的一些挫折,我們所經歷的一些錯誤的路,我們不希望別人再重蹈覆轍嘛!所以我們現在經驗移植過去移植到別的國家去的時候,事實上他們就已經可以站在我們的基礎上面再繼續發展,那這方面來說的話對我們之前的經驗來說,我覺得是歷經這幾十年的演進,我們也廢掉了很多不需要的部分,那我們所保留的大概都是必要的一些很需要的東西。」

    全站熱搜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