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索爾醫師是今年八月來台受訓的另一名尼泊爾籍醫師,同時期來台的還有牙科醫師蒙納許,兩位醫師服務於同一家醫院「比爾醫院」(Bir Hospital),該院是當地唯一的三級中央醫院,也是當地歷史最悠久、病患最多的醫院。

出身小康家庭的凱索爾醫師,家中排行老四,另有四位兄弟姊妹。「我父親退休前從商,母親是一位家庭主婦;從小就立志當醫師的我,心裡有數,家中的經濟狀況是不可能支持我走這條路。在尼泊爾,讀醫學院至少要準備台幣150萬至180萬元。人家說『有夢最美,築夢踏實』。為了夢想,我參加教育部舉辦的獎學金申請考試,通過考試獲得的獎學金,得以完全支付醫學院期間的費用。我的學士、碩士包括後來去中國黑龍江省佳木斯大學的進修費用,全都靠教育部獎學金。一路過關斬將通過筆試和口頭面試,雖然很辛苦,但現在回想起來像倒吃甘蔗醫樣的甘甜。」考不完的試,聽起來相當艱辛,但又是什麼動力支撐凱索爾醫師一路走下去呢?「醫師是一份有意義的工作,能夠幫助人;現實面來看,醫師在社會上獲得的尊榮和地位還是很吸引人的。」凱索爾醫師不諱言地回答。

凱索爾醫師相信「有夢最美,築夢踏實」,從小靠著獎學金考試,力爭上游,實踐兒時夢想成為一位醫師。

「曾經在臨床上遇到一位『亞伯氏症』患者。患者因顱縫早期閉合,引起尖顱和併指眼球突出,若錯過黃金治療時期,將有失明的危險。我當時因為缺乏足夠的臨床訓練和經驗,只好痛心地將患者轉診到印度。我也因此下定決心要學好顱顏手術。」凱索爾醫師分享自己想更進一步專研顱顏手術的原因。「打從進了這行,我就開始追蹤長庚陳昱瑞醫師,研讀他所發表的各項論文、研究報告,他可以說是我的啟蒙老師,也是我想申請來台培訓的主因。還記得初抵台,第一次在長庚醫院見到陳昱瑞醫師,當下的感動真是難以言喻。『百聞不如一見』,見到陳昱瑞醫師本人後,更加深內心學習的慾望。」凱索爾醫師也分享,長庚醫院前輩總是不吝教授晚輩、國外培訓醫師,令他印象深刻。「這種教學相長的學習氛圍,最終受益的絕對是患者。」當然令凱索爾醫師大開眼界的還包括台灣完善的健保制度、長庚先進的醫療設備(特別是患者病歷系統)以及互信互賴的醫病關係等。「我感覺台灣的患者都很了解自己的療程,對於自己的醫療計畫十分主動參與;這情況是不可能發生在尼泊爾。」凱索爾醫師感慨說道。凱索爾醫師期許自己把握這一年的學習機會,回國後要將從前無法處理的顱顏個案都找回來;並希望接觸到未曾接受過治療的顱顏患者。「有太多患者因為醫療認知的缺乏、經濟狀況等因素,遲遲沒有接受治療」。凱索爾醫師補充說道。「當然,只有我和牙科蒙納許醫師是不夠的,我們需要一個團隊,但至少,我們來了,這是個好的開始。我引頸期盼未來在台灣學習的每一天,我很感謝基金會和長庚提供這個培訓機會。我會好好努力,尼泊爾患者,你們要等我回來!」

凱索爾醫師(後排左二)與其在尼泊爾的醫療團隊。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