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義診團] 第二天:小城,社區造訪。


至於印尼人對於時間的概念,只能說不是很嚴謹,時間在這裡,並非被精密切割並且嚴肅的遵行著。




↑這天早上,因為聯繫問題,台北和平扶輪社社長Alan在空盪的會議室接受採訪。(所幸,延期到離開前一天早上,感恩茶會上媒體大爆滿,據說當天下午四點報導就上了電視。)


↑這是一個特別的便當。

所以,一個早上十一點的記者會,可以等到一點才知道被延期,我們和扶輪社代表在會議室痴痴等待,一兩個記者默默的來了、採訪了、拍照了、然後走了。大家等的餓了,坐在空盪的大會議室裡吃便當,用保利龍盒子裝的飯菜,很像幾年前的台灣常見的飯盒。

當地雅加達扶輪社熱心分享她們進行中的幾個projects,除了這次義診團的協助、還包括在100個不同村鎮的認養活動:協助社區改善生活、建立活動中心,和私立小學的贊助計畫等,她們的資助地區,還包含2004年海嘯和20058.7級地震波及的Nias小島。



↑這是雅加達扶輪社贊助的私立國小,一個月3塊美金的費用,所以中午不供餐,孩子得回家吃,上課只有半天。教室陽春,部分桌椅已經相當殘破。 小朋友會不會被斷裂的木頭屑屑戳到手阿....



↑看到這空蕩的校園,遠方有舊的單槓,門口有一個已經沒有籃框的籃球架。這裡的小朋友應該都是很容易快樂的孩子吧,他們不會去比較其他國家、其他學校還有哪些設備,是不是比這裡豪華,但當時遠方來的我看得莫名心酸。

這次見到的當地扶輪社社員都是女性,一個個精力充沛、行動力滿到爆、但依然每天都把自己妝點的漂漂亮亮,真是讓人印象深刻,非常強大的母系力量:同母雞一樣,把弱小者全都掃進自己的羽翼之下,讓人想起醫院裡面,開刀房外,那一個個抱著孩子的母親。這次在印尼遇見的,中央醫院整型外科主任(Enrina的上司),也是女生。



↑在這裡,扶輪社協助當地社區建立儲水過濾的設備,於是她們可以將多餘的水拿來販售,用來增加收益,並且可以還給扶輪社支付設備投資費用,而這樣的方式,可以讓扶輪社再把經費拿去幫助下一個社區。







↑這個屋子很美麗,花園草木扶疏,果樹各式各樣,客廳寬敞,可以想像當作聯誼中心時川流不息的人群。



★全部圖文轉載自印尼義診隨團blogger阿曼的文章


    全站熱搜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