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天睡覺醒來,你發現自己臉上突然多了一顆超大的青春痘或癑瘡,連很厚的蓋斑膏都掩蓋不了這個痘痘,你當下會有什麼感受和反應?很丟臉?真是醜死了!真不想出門去上班?希望沒人看到這顆青春痘?

相信幾乎每個人都有過上述類似的經驗。不過幸運的是,痘痘或是癑瘡過幾天之後就會慢慢消失了,而且長一顆難看的痘痘其實並不會影響你的飲食作息、生活起居,頂多是有點難為情而已。但設想一下,如果今天你長的不是青春痘,而是在臉的正中間有一大塊裂口,甚至牙齒都突了出來,姑且不論吃飯或是講話會不會有困難,要鼓起勇氣走出家門,面對外界的眼光恐怕就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了吧?

不過事實上,這樣的唇顎裂患者,在台灣幾乎已經見不到了,因為台灣人真的很幸福,在四十多年前,有一位整型外科醫師遠渡重洋來到這裡,儘管當時台灣還很落後,物質環境也相當缺乏,但他為了這裡的唇顎裂患者,毅然決然地留了下來,把最先進的技術引進台灣,就像天使一般,為這些人創造了改變一生的機會。他就是羅慧夫醫師。
 說羅慧夫醫師改變了無數人一生的命運,真的一點也不為過。當然不只是他,包含他之後的許多顱顏整形外科醫師,都徹底改變了這些唇顎裂患者的命運。經過四十年的努力,如今,台灣已經發展了相當健全的唇顎裂醫療照護體系,不只是身體外觀上的修補,病患術後的心理與社交照顧,也都相當的完整與周到。環顧亞洲甚至全世界,台灣在顱顏整形方面的技術,幾乎無人能出其右,甚至連歐美等較先進的國家,如今也常常要派醫師來台灣取經呢。

羅慧夫醫師播下的這顆種子,經過四十年的光陰,如今已經在台灣開花結果,成果豐碩。終於,現在換我們要來接下他的棒子,把這些種子再散佈到世界各地,繼續地發芽、茁壯。


許多第三世界國家人民的生活,就和二、三十年前的台灣沒什麼兩樣。他們多半還在和生命拔河,每天只能過著勉強溫飽的生活,而那些不幸罹患唇顎裂的患者們,因為臉上駭人的傷口,讓他們大半輩子都只能過著暗無天日、遭人歧視、唾棄的悲慘生活。其實,他們只要花一兩個小時進行唇顎修復手術,就可以恢復正常人的生活,一生的命運也就跟著改變了。

從1998年開始,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就帶著過去豐富的醫療照護經驗,組成了義診團隊,把羅慧夫醫師的精神從台灣向外延伸,從越南、緬甸、柬埔寨、菲律賓、多明尼加,到大陸深圳、青島等地,義務幫助當地的唇顎裂患者,從剛出生的嬰兒,到四、五十歲的成年人都有,八年多來,已經不曉得動了多少手術,幫助了多少的病患。

不僅僅是動手術,羅慧夫顱顏基金會更重視培訓當地的人才,希望各地可以成立自己的醫療中心,給他們魚吃,也同時教他們如何釣魚,終於,在各地都慢慢有了很不錯的成果,即使台灣義診團如同候鳥一般一年只能前去義診幾次,但台灣醫師不在時,當地醫師也已經可以獨當一面,為唇顎裂患者進行治療了,這也才是義診團最希望看到的發展。

今年六月,我很幸運地參加了最近一次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前往柬埔寨的義診活動。從義診前的瞭解、準備、打包器械,在柬埔寨時第一次見到當地的唇顎裂患者、第一次進入手術室旁觀手術過程、第一次到鄉下參觀邊境醫院、第一次長途跋涉去訪視術後恢復正常生活的可愛女孩等等,除了親眼目睹義診工作的艱辛與重要之外,更因此認識了幾位熱忱又善良的醫護人員,以及基金會熱忱、執著的社工人員,這段難能可貴的經歷,為我的生命帶來相當大的衝擊及影響。

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參與海外義工服務,但卻應該是最為震撼的一次。在義診的過程中,我看到來自台灣的醫生們,沒有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而是和當地的醫生一起合作無間,完全無私地把經驗和技術傳承給他們。也看到許多大老遠從偏遠鄉下前來求助的病患,他們在手術之後展開了全新的人生。相較於這些躲藏了一輩子的病人,我們能夠擁有健康的身體與豐富的資源,是多麼值得珍惜的一件事啊!

再過四個多月,我的第一個寶寶也即將誕生,最近產檢時,妻子總會不免有些擔心小寶寶的健康狀況,甚至會不會有唇顎裂之類的先天疾病?相較於他的擔憂,我的內心似乎安心沈穩許多,因為我很幸運地經歷過一趟羅慧夫義診的洗禮。我知道,這個即將出世的寶貝,不論他外表有什麼殘缺,只要我們願意用心接納他、照顧他,就算有再大的缺憾,也一定能夠用愛來彌補的。

★原文刊載於
「遨遊天地任我行」部落格

    全站熱搜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