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為我訂飯店,我直接睡機場就好了!」

睡機場?!我有沒有聽錯?!「可是,醫師您抵達台灣桃園機場時間才晚上9:30,搭計程車到林口很方便的!」信息另一端的我,急忙解釋。

「不用了!我喜歡冒險,睡機場沒什麼大不了,這就是我,妳會漸漸習慣我的。」說完,還留下幾個「哈哈哈」大笑給我;這就是咱們印尼籍種子外科醫師Umu的奔放俠女性格。

IMG_0060

俠女奔放性格的印尼籍種子外科醫師Umu,總是帶給身邊人歡笑。

「我想當醫師對社會來說是最有貢獻的一份工作之一。」Umu醫師接著分享,她從小就喜歡助人,特別看到身邊人受傷時,會想盡力協助對方。「2008年,我在抉擇如何發揮自己專業才能對社會有更好貢獻時,我選擇了當大學講師。學期間,我們有一堂課是帶著大學生到偏鄉進行田野調查。當時的我,被眼前的一切嚇壞了!許多父母帶著唇顎裂孩子來參加活動,我不知道從哪裡來這麼多唇顎裂患者;更令我吃驚的是,這些父母竟然對孩子的唇顎裂毫無認知,更不知道唇顎裂是可以被治癒的;也因為看見唇顎裂患者及其父母的需要,我決定更進一步研究唇顎裂治療。」

在台灣,唇顎裂寶寶一出生,基金會就可以透過新生兒通報系統掌握患者資料,並安排協助追蹤,但是,這在印尼卻是個天方夜譚。「在印尼,我有一位27歲的已婚男性患者,因為外表上唇裂的缺陷,一直失業在家找不到工作,無法供應家庭所需。直到患者遇到了我,我為他動了唇裂手術後,患者就找到工作了。他之後還回到醫院找我,送我自己種的水果當禮物,謝謝我救了他以及他的家庭。」

Umu照片

成立一個專業的唇顎裂中心是Umu醫師的夢想。

雖然如此,Umu醫師還是覺得工作起來有點力不從心,「真實進入唇顎裂領域後才發現,原來這個專業是需要團隊的。並不是一個人單打獨鬥、單槍匹馬就可以完成的差事。很感恩,認識一位前輩,告訴我序列治療的『顱顏中心』並不是夢,台灣長庚顱顏中心已經把這個夢給實現了。我相當興奮,也因此申請來台培訓」。

Umu醫師分享,初期來台,並不是很順利「在唇顎裂領域,我還是個菜鳥,同時期來台受訓的代訓醫師,都比我資深。我因此相當挫折。再加上,台灣人工作步調好快啊!都覺得自己跟不上了!」但是呢,有什麼事可以打倒咱們鐵娘子Umu醫師呢?「一段時間後,長庚同事和督導羅綸洲醫師的熱情與耐心,克服了我個人條件以及環境上的種種阻礙。我可以說,此行我不僅在專業上提升,我也認識了好多朋友。」

Umu醫師期待將所學帶回印尼與同事及其他同業分享,一起精進幫助印尼更多需要的唇顎裂患者。Umu醫師相信,當患者的生命被改變,他的家庭也會正向轉變,對整個社區是好的。成立一個獨立的印尼唇顎裂中心是Umu醫師的最終目標。加油,鐵娘子Umu醫師!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