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五月是小編第三次參與基金會義診,前兩次是赴越南胡志明市,這次則是漂洋過海地來到了印尼南蘇拉威西省巴里巴里。南蘇拉威西省四面環海,當地民風純樸熱情,團員直呼:「真是像極了台灣高雄阿~!」

 巴里巴里當地唇顎裂治療之人、物力資源缺乏,且國家健康保險認定唇顎裂手術屬於整形手術範疇而不給付,手術費用昂貴無法負擔,許多唇顎裂患者早已過了治療黃金時期,卻從未接受治療,唇顎裂縫開得好大。「大都是困難個案,來義診實在大開眼界,兩天手術量是台灣的好幾倍。」第一次參與基金會義診的醫療團員驚嘆地說道。

 DSC09363  

▲印尼患者面臨多重問題,許多患者早已過了黃金治療時期卻未就醫治療。若思琳(中)一家就是一例,一家三口都是唇顎裂患者,卻未曾尋求醫療協助。

 

 

義診第一天的門診,眾多患童中的一位小女孩特別吸引我的注意;她的眼睛流露出溫柔真摯的情感,讓人忽略她嘴上的缺陷;當醫師要她張口檢查時,小女孩二話不說立馬配合;乖巧聽話,更令人愛憐,心裡滿是期待,小女孩術後模樣。很可惜,後來得知小女孩的手術被安排於義診最後一天,沒能來得及拍術後狀況。

 19115    

▲思齊(左)與媽媽合影,鮮少面對鏡頭的她,顯得有些害羞。

台灣醫療團隨著當地醫療人員進行巡房是結束一天手術行程的最後工作。一走進病房,裡頭的濕度與熱度,加上術後不耐疼痛患童的哭鬧聲,使得我神經緊繃起來。突然發現簾子後頭有顆頭探出來,轉身發現是「大眼睛小女孩」。

 而後透過翻譯,知道大眼睛小女孩名叫睿思齊(Rezky),八歲。思齊家中另有五位姊妹,父親以捕魚為生,親戚中並沒有唇顎裂家族史。媽媽懷孕時,未曾做任何超音波檢查,出生後家人才曉得思齊是位唇顎裂患者。然而,家人不曾因思齊的缺陷而擔憂害怕,「對我而言,思齊和另五位姊妹一樣珍貴。」媽媽說。因為家人無條件的愛,思齊從未因自己的長相而自卑,「我只是長得不一樣罷了。」

「思齊不曾問過自己的長相為何和別人不同。思齊是個勇敢的乖女孩」媽媽驕傲地說。思齊的姐姐在Andi醫院上班,告訴了媽媽免費義診活動,希望妹妹的面貌能獲得修補,將來無論在求學或求職生活上,能更順遂。思齊夢想長大後要成為一位警察。問思齊為什麼是警察,思齊輕輕的搖搖頭、靦腆地笑了笑。「因為警察看上去很漂亮!」

 25772  

 ▲思齊(右)在手術室外的準備室等候;縱使害怕,也不哭鬧,堅強勇敢的精神,

使在場的工作人員欽佩。

與柬埔寨、越南狀況相似,患者在印尼面臨多重問題,除了經濟弱勢、地處偏遠及社會歧視外,最根本的就是印尼醫療體系不健全及缺乏唇顎裂治療技術。一個唇顎裂手術需花費七千五百元台幣,對許多月收入不到三千元台幣的經濟困難家庭而言,實在無力負擔。「四十幾年前,台灣受到許多外國人的幫助,現在我們的醫療技術提升了,換我們來幫助其他國家。」羅慧夫醫師曾說。「用愛彌補」義診團因此展開。至今,基金會已經出團67次,重拾1609唇顎裂患者的笑容。年底,也將赴緬甸及柬埔寨義診。透過義診,我們評估當地發展唇顎裂團隊治療潛力,並補助當地醫療人員來台接受專業訓練。2000年迄今,已培育18國145位醫療人員。

 

請支持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國際園丁計畫,幫助更多唇顎裂患者的生命,有改變的可能。

捐款方式↘http://www.nncf.org/support/payment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