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義診團] 第七天:尾聲。



出發前帶了一本書,一直到回程飛機上才看,太驚訝了,因為這本「追風箏的孩子」,裡面主角哈山就是個唇顎裂的孩子阿。我邊看邊抹眼淚擤鼻涕,隔壁那位很想把看完的報紙塞給我的台客歐吉桑,應該相當納悶吧。



2008年10月25日晚上八點,回到中正機場後,大家在桃園、林口、台北紛紛散去;我還會再見到你們任何一個人嗎??… 而世界太大。

也許有一天,米真的會厚著臉皮去長庚找羅主任、茺哥、唯農打個脈衝光,再車到台中介紹正妹給蔡醫師,或者在長庚某個分部,跟淑芳、金雀、傲霜、展儀相遇時大叫,去慈濟時遇到小白兔,在
2010年旅行時,遇到也愛趴趴走的Raymond。或者再再那個義診團,遇見精力無窮的王姐和熱血Leo. 或許也會在那個慈善活動裡面,看見扶輪社施社長接受訪問,看見夫人Vicky的美麗身影。


↑大家的簽名紀念。回來後仔細看才發現,茺哥的簽名是簽成一個耳朵哩,不愧為台灣小耳症手術的第一把交椅。



而關於那27個孩子,我是再也沒機會見到你們了,但對於曾經見證你們生命改變這件事,自然會在我心中發芽,雖然我還不清楚這東西之後會長成如何模樣。




我們型塑了這一路上我們遇到的人,但,在任何一段人生裡面,我們總是互相影響著:我之所以成為現在的我,是因為你們。而與其說,義診團修補了那些孩子,還不如說,義診團強化了我們心中,堅實美好的部分。


謝謝你們給我的所有體驗。謝謝你們,在雅加達的每一天。





★全部圖文轉載自印尼義診隨團blogger阿曼的文章



 

    全站熱搜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