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義診團] 第五天:醫生終於拉肚子。

 

今天又是一整天的開刀日,最後一天了,今天一共完成九個手術,其中六個是由台灣團隊完成的。晚上則是扶輪社招待的晚宴。

 

    


↑今天是手術日的最後一日。也是當地唇顎裂孩子最後機會,能免費接受唇顎裂手術。這天手術前,看到很多在等待的母親和孩子,中間那個特別嚴重、穿粉紅色小衣服的雙側唇顎裂患者,我們到的第一天,她就已經出現,但因為感冒無法進行手術...今天最後一天了,小女孩兒終於好些。


今天在最後一台刀,見識到了羅主任修補唇裂的功力。

 


主角是一個七歲,單腿,唇裂+顎裂的陽光男孩,母親說他會游泳、爬樹、雖然在家排行老二但單腿跑起來比老大還快,他喜歡唱歌,以後希望能當一個音樂家。母親則只希望兒子能在手術後有個正常模樣,「she wants him to be normal.」,只要跟其他孩子一樣就好了,是這群患者父母對孩子的最大盼望。

但我還看到了,從男孩身上看到了,看到每一個生命本質:想要表達自己的強大能量,這是外型或器官上的天生缺陷也不能阻擋的!



當男孩母親說孩子喜歡唱歌(唇顎裂的孩子唱歌,那難度應該跟一般孩子不太一樣),訪談中,基金會執行長鼓勵他唱給大家聽,一番跟媽媽的討價還價後,男孩害羞但乖巧的開始哼起歌~~

看羅主任為愛唱歌的小男孩重新創造嘴唇非常有趣,基本上得先打破,之後才能重建。  

歪斜腫脹一邊的肉片,在手術刀的牽引上,有了新的位置,如何確定這樣血肉模糊一片,之後可以長成完美的唇線?光這點我就想了很久;主任不只幫男孩重做嘴唇,也順便幫他歪斜的鼻子找回平衡的點,只不過一堆鋼線拉來拉去然後兩側鼻翼就直了正了。


看外科醫生操刀,覺得羅主任縫線的時候,手勢特別優雅、如行雲流水一般,電影裡面的『剪刀手愛得華』也不過如此,反正手術刀好像天長在他手上一般。 


護士非常有趣。



↑這裡手術與手術間的換台耗時很久。於是昨天開始開始拉肚子的唯農在打盹,開刀房護士和麻醉護士,則窩在迷你休息室歇腿聊天。

這群女孩每個人的個性似乎都比醫生鮮明萬分,搞笑的、大辣辣的、小家碧玉的不管哪一種全都細心又眼觀八方,常常醫生一個眼神、甚至連眼神都不必丟、經驗老到的護士已經知道他要什麼,器械已經就位。護士其實比醫生辛苦吧,因為護士開刀前中後段時間都要忙。



↑每次手術完成後,就是麻醉醫師和護士上場。麻醉當然是個專門技術,針對這些唇顎裂的年幼孩子,麻醉劑量拿捏很關鍵,孩子手術結束後就得催醒,所以時間掌握同樣重要。

這天眾多醫生和護士腸胃不適,好啦,米是鐵胃。在開發中或未開發國家義診時,腸胃難免是第一道考驗。事實上,我們手術最後一天,才知道某些患者其實本身已經是結核病患者,大家開玩笑說:早知道該帶N95(口罩)來的….但這孩子據說有接受治療了,大家也就繼續上場,「絕對不會因為任何事而中斷醫療」。記得是Raymond笑說:這次還算「手術前」有知會,去義診時更多時候,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既然如此,也好。



↑唯農拉肚子整天沒進食,一過一上開刀台就生龍活虎,然後一下台就猛找地方睡。
 
醫生在開刀時候,是沒有生病權利的。羅主任說:曾經有醫生生病,但還是照原訂開刀時間進行,然後邊動手術邊給自己吊點滴。這天唯農因為腸胃不適,早餐和午餐都沒進食,但還是上刀,他大概快累死了,但幸好年輕身體還算能撐,不過也看到Raymond迅速補位,看到整個醫療團隊互相支援的戰力。



唯農主刀時,很容易辨識,因為床腳是他的單眼數位相機。



↑Enrina主刀時,床腳放了一個髒髒的小熊,米一直對著熊猛拍,旁邊印尼醫護工作人員猛偷笑。是孩子離開母親時候,緊握在手中最親愛的小熊嗎?孩子母親沒辦法進到手術室,就拜託護士小姐幫忙帶進來,阿希望之後記得還給小朋友。



晚上是扶輪社的晚宴,他們很客氣多禮,準備了節目和禮物給大家。感謝台北和平扶輪社主辦,跟其他多家扶輪社協辦,他們總共募捐40萬台幣,做為這次義診費用。但願這樣的義舉還會繼續下去,讓台灣這塊傲視全球的技術可以在各國開花結果,讓長庚顱顏中心的團隊,像羅主任這次帶領的菁英們,把火種傳遞下去,讓更多貧窮的孩子在短短一兩小時內,改變一生命運,找回尊嚴。



★全部圖文轉載自印尼義診隨團blogger阿曼的文章



 

    全站熱搜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