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義診團] 第三天,父親的眼淚。



這天,除了小耳症的女孩外,還有一對孩子正在接受手術的父母,也接受了基金會執行長王姐和熱血Leo的訪問。




這男孩唇顎裂症狀特別嚴重,其實是曾經手術過但後來裂開,裂開會造成附近組織纖維化,讓下一次重建手術更加困難。拍照的時候,逗他幾下這孩子便笑開懷,那笑容原本應該完整燦爛。



↑爸爸似乎有雞胸(殘障人士),兩人都35歲,這一歲半的小孩是他們僅有的孩子(若以當地這對父母年齡看來,這孩子應該得來不易)。爸爸平日以賣脫鞋為生,一個月收入約70美金,母親是家庭主婦。這孩子唇顎裂特別嚴重,特別是去年已經動過刀,但因為開刀的地方裂開而失敗,據說可能因為小男孩當時老是大哭,哭到村裡十戶人家都跑來看啥狀況;會影響患者傷口癒合原因不少,但大哭是其中之一。小男孩走路還得扶著牆壁,而且無法說話(事實上,這樣的病患的確有些音沒辦法發)。


王姐很有愛心,她不斷的想要告訴這對父母術後的照護方式,還提醒他們,語言能力是需要後天父母教導,不是小孩自然而然就能學會,王姐進行患者與家屬訪談時,都會問說這孩子手術後有啥特別期望,關於夢想,這題也是米想問的。

 

儘管這幾次訪談聽下來,發現不管病患本身或是父母,都只是單純的期盼:手術後能如同常人一般生活就好。我聽到所謂宿命,也驚訝他們對於命運的逆來順受,他們瞭解關於手術關於復原得耐心等待,覺得一切應該不會再壞,也許對於這樣的手術有很多的疑惑惶恐,但他們並沒有表現出來。


這個手術難度高的孩子開刀超過三小時,當其他孩子的手術大約一小時多就結束。

在等待的過程中,我們在開刀房外看見正在等待的孩子爸媽,爸爸靠在牆角擦眼淚,很想過去拍拍他的肩膀:「嘿,沒事的,這孩子即將擁有全新人生了呀,因為病房裡那些層層疊疊的守護天使們。」



手術結束後,上圖這個負責把孩子催醒的當地護士,非常溫柔,我站在他們面前觀察許久,孩子應該還在昏沈中,邊哭泣傷口還不住流血,護士一直低聲同孩子說話...這個護士讓米想起每一位母親。



也跟著羅主任去探視昨天手術到一半就喊停的病患,這個孩子應該手術期間身體有些狀況,所以只有開完顎裂手術,而沒有進行到唇裂的修補,真是遺憾,接下來孩子不知道要等到何時才會有第二次機會。義診結束後,我問大家印象最深刻的事,淑芳嚴肅的說:她最遺憾這個孩子唇裂手術沒有完成。


 


中午吃的蘇門達臘菜很有趣,但會不會辣的菜多到too over,那些成堆的小菜,沒有吃的會不計費...但就表示,我們桌上有很多被大家口沫橫飛噴過的小菜...



↑晚上吃沙爹,媽威真好吃這次,但很甜。



★全部圖文轉載自印尼義診隨團blogger阿曼的文章


    全站熱搜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