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義診團] 第一天:序曲。

 

第一印象:醫生真的都比較沈穩、安靜,不會輕易就口沫橫飛的發表高論,因為這一群可是外科醫生哩,要動刀的人怎可心浮氣躁,應該要很能在自己中心的感覺。



↑2008年10月19日下午三點多抵達雅加達,雅加達機場排隊辦落地簽跟岜里島一比,效率的確差很多。


這次印尼義診團浩浩蕩蕩一共有17人:五個醫生,五個護士;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執行長王姐和工作人員Leo,四位台北扶輪社成員,跟隨團部落客:米。大家都很年輕哩,這次醫療團隊除了羅主任和陳醫師,幾乎都是六年級生。



但不到半天,關於醫生的印象就有些改變,原來他們專業之餘,其實跟其他男性一樣相當搞笑。事件的起因是在等車空檔,跟站在人群外,外表看起來一絲不苟的陳醫師聊了起來;陳醫師問米是幹嘛的,米解釋到要流汗,因為部落客這職業很怪,老實說我不是,說寫部落格的,可能還比較像。幸好,冷汗過後,話題終於轉回到了醫師身上:

米:請問你們外科醫生會自己開自己嗎?  (**請原諒我專業詞彙的缺乏)
陳醫生悠悠的說:會,有的人會自己割包皮。


 


米:…醬子…恩…真方便

旁邊其他醫生:對啊,就開自己開到一半,因為手不夠用,於是就打電話找其他醫生來弄…

我個人覺得,如果大家都會自己開自己,那世界上的病痛應該會少很多,但可能身上常會多出很多洞。但後來發現每次問陳醫師問題,答案很有可能都在呼攏米,所以對以上對話正確性無法證實,因為對醫療世界體系的人來說,他們的常識是我們這群無知鄉民的冷門知識。


出發前幾天才去了基金會,終於見到了執行長,和部落格上邀請米參加義診團的Jessica、熱血青年Leo。基金會的人擔心米進了開刀房怕見血見骨,米是一開始就不把這列入本次擔憂清單內,要擔心的比較會是:相機電池很爛又只有一顆,等下房間要跟誰睡之類的。結果也一再證明,只要不憂慮,那些所謂憂慮就不會成真。

2008年10月19日(週日),這天一大早從中正機場飛雅加達,米一路上裝酷耍悶,因為實在半個人都不認識,一群人的時候老站在旁邊看來像觀察著什麼,其實只是發傻,跟想著:七天之後,一群孩子的生命即將改變,而自己,可會因為這次旅程而有些地方,再也不一樣?

飛行時間五小時,開刀房護士展儀坐米旁邊,我們聊她的貓咪和狗咪,也開始跌跌撞撞的問各式各樣的問題,跌撞是因為:常問些讓醫生跟護士啼笑皆非的事兒,誰叫我在這個領域十足是個笨蛋。

我從一開始打算,要用米式方法來記錄、分享;沒有巨砲相機,本身對於拍照愛照不照,要不然就儘拍些小物,沒辦法被管理;不愛social,能不講英文就不講;第一眼總被認為很兇,因為黑框眼鏡或許。

但這一次,我是印尼義診團的隨團部落客,該收起隨性的態度才對。


 


★原文出處http://blog.roodo.com/oneday1000/archives/7442777.html


★全部圖文轉載自印尼義診隨團blogger阿曼的文章

    全站熱搜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