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飯進行到一半,已經晚上九點了,但是,我們幾個人必須先離開,因為還有更重要的任務在等著我們呢!



南醫師和齊主任親自開車,帶著國鼎醫師和執行長,還有王導、攝影師阿德,尋找那某村的孤兒院,說是路不遠(對他們來說,真的不遠),但也在黃土坡上開了好一陣子,晚上太黑,沒路燈,路不平,我們後面這台車,跟丟了……


不過,上天總是知道,我們是要去做好事,冥冥之中也在牽引著我們,經過了死路、迷路、繞路,終於走上正確之路。



進入村中的小路,真的是小的可以,前方是孤兒院的女孩騎著摩托車來引路,若是沒有他們,我們會走到天亮吧!



見到了傳聞中的楊修女,看他和天父的慈祥樣,是不是一個模樣?

上了二樓,大孩子們在看電視,有的躺著睡著了,有的見到我們的到來,很是好奇!


這個俊秀的孩子,你看得出來,他有什麼異樣嗎?


他無法站立,雙腳無法使力,所以躺著是他最正常的動作。

在孤兒院裏的19個孩子,就有6個是唇顎裂患者,還有無腦症、各種父母覺得不想養的孩子,楊修女說,這些孩子都是被丟在門口,他給撿回來照顧,最小的半個月大,最大的都上學了。


執行長專心的聽著楊修女說著孤兒院的狀況,一邊想著要如何幫助他們。


孤兒院裏除了楊修女外,有兩個小姐在幫忙,年輕的他們,要照顧很小的孩子,餵奶、換尿片…所有的事情盡力去做,他們不嫌苦,他們說這是天父之意。


國鼎醫師聽著顎裂的孩子發言是否準確,來,1…2…3…4…5…,再評估治療的進度~~~


國鼎醫師:「來,你也唸唸給我聽,從一開始,1…2…3…4…5…」


小房間裏擺滿了嬰兒床,孩子們有的熟睡、有的翻滾、有的哭鬧,常常要抱著孩子哄一下,就這樣一直輪流著。


這孩子才來不久,半個月大,就是被丟在大門口的,此時的我,心都糾在一塊,很心疼。


大家的臉色都快樂不起來,看著,評估著,想要給他們最大的幫助。


討論中~~~


不過,小孩可開心了,有執行長帶去的糖果餅乾和玩具,一直不停的翻著。


一直對鏡頭很有興趣的孩子,他也是顎裂患者,要再進一步治療。


四個月大的小天博,喉嚨裏一直有咕咕聲,是不是感冒了?修女說,一直都是這樣的。評估的結果,醫師們決定先把小天博帶走,進行檢查和手術。


把小天博和楊修女帶走時,天色已很晚了,不過,沒有人敢喊累,因為最累的國鼎醫師從早上一直開刀到晚上,沒有休息,再馬不停蹄的趕來孤兒院進行評估,沒有人比他累。

上了車,不同來程時的滿車笑語,大家都靜……

齊主任開口了:「這些孩子真可憐,一生下來就這樣!」
車上另三人齊聲:「嗯!」
一路無言,因為我們的心很痛很痛~~



延伸閱讀
2007部落客山西義診日記

 

    全站熱搜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