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中,參加基金的義診隨行後,雖然陸續發表了一些雜記,但若要探討這次經驗到底帶給我什麼樣的影響,卻是在基金會向我提出邀稿後,才不得不開始認真思考。

 

人總是怠惰且善於遺忘的,想想義診已經是近半年前的事了。

 

那趟義診隨行,對我來說是件難得的經驗。



 
第一天,大家把十幾箱自備的醫療用品和募來的玩具,分別從高雄和台北帶到豔陽高照的金邊機場。來接機的是已和義診團熟識的瓦納醫師、護理長及翻譯吳姐,在飯店把個人行李在飯店卸下後,大家隨即醫院。

醫院裡早已擠滿帶著孩子前來看診的家屬,這些孩子通常是手術困難度較高的唇顎裂患者,院方安排在台灣義診團來時動刀。醫生們利用這次的會診,仔細評估每個病患的狀況及手術風險。育有營養不良、生長遲緩、有多重障礙的孩子的父母,得知孩子孩子無法接受手術時,大多神情沮喪,有些還難過得落淚。護士們則忙著拆箱,調整舊式的麻醉機及把手術室儘量布置成符合標準的模樣。

第二天一早,醫師和護士動了一整天的刀,每一刀都費時數個小時,絲毫沒有任何馬虎。晚上則是當地台商的簡單晚宴。我這才知道,原來旅居各地的台商對基金會的在當地的國際義診活動,大都會熱心的給予協助。

第三天,醫護人員依舊是在手術房內渡過,而基金會的人員則乘著小巴士,頂著藍天白雲,在田野間奔馳了數個小時,只為到曾經接受過手術的小女孩家中探訪。


第四天,全體人員開拔到位於邊境,一個鮮少國際組織到達的省份,去為當地醫療人員辦講座,只為能讓他們更了解唇顎裂患者所需的幫助,並希望能建立通報系統。晚上則風塵僕僕的趕回金邊,參加國家兒童醫院院長特地為義診團舉辦的謝宴。


第五天除了動刀外,大家還撥空在戶外為完成手術的孩子們辦了一個簡單的慶祝會,並把台灣帶來的玩具分送給兒童醫院裡的病童。


第六天一早,義診團的所有人又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台灣。

 

很難想像,這一切都只靠義診團的五六個成員來完成。更別說,還不時有年近半百的台灣醫師隻身到這裡義診的例子。一想到要獨自處理這些累人的大小事,便覺得非得有相當的熱情不可。

 

其實為了每次義診的十幾個唇顎裂患者,勞動醫師護士帶著醫療用品跨國奔波,在一般的人看來,或許會覺得是件欠缺效率的事。


但在醫師護士的眼中,卻不是如此。「羅醫師當年這樣做,現在換我們做。」又說,「在這裡為這些孩子和家屬,做完美一次手術,我都很滿足。」我還記得賴醫師這麼說的時候的眼神。


更別說這件事對當地的唇顎裂的患者和家庭來說,有著多麼重大的意義。一位三十七歲,生了三個孩子的婦女,鼓起勇氣,在丈夫的陪同下,一起向工廠請了假,長途跋涉到金邊,終於完成了一直以來想做的修補手術。更別說,一個個天真無邪,嘴唇裂開的孩子,在經過手術之後,變成一個個天真無邪的孩子。

 

一個簡單的手術,不只讓他們能有自信面對未來,更讓習慣以貌取人的我們,不再因外表上差異而歧視他們,也相對少犯下一個錯誤。

 

在出發之前,甚至是過程中,我也曾經懷疑:幫助一個遠在異鄉的患者進行唇顎裂手術的價值到底在哪裡?


在陪同基金會到曾接受過手術的小女孩家中進行探訪後,我發現了,一個手術或許改變不了大環境,但卻的的確確改變了一個孩子和她的家庭。


當年接受手術並復原良好的小女孩,現在不但已經上學,還另外學了英文,看著父母得意的要她在大家面前背誦英文字母的我,實在替她和她的父母高興,如果沒有這個手術,不知道能不能在父母的眼中看到這種栽培孩子的殷殷期望。

 

基金會的國際援助內容不只這些。基金會還利用每次義診機會觀察並挑選具有熱情及未來性的醫療人員到台灣接受培訓,雖然礙於經費,名額有限,但曾經唇顎裂手術訓練的兩位柬埔寨醫師,現在都已經是國家兒童醫院獨當一面的醫師。本著對自己土地同胞的情感,他們將更能夠因地制宜的幫助當地更多需要幫助的孩童。

 

羅慧夫醫師在台灣數十年的奉獻,不但讓無數的唇顎裂患者受惠,也養成了一群充滿熱情的本土醫師,更創立了這個顱顏基金會,讓台灣的唇顎裂患者,在享受到極佳的手術品質後,還能在專業的社工人員的追蹤輔導和基金會定期的活動下順利成長。

 

在產前檢查普及、健保分擔醫療費用,及大幅降低的出生率等種種原因,讓台灣的唇顎裂病患減少的同時,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將過去數十年來養成的醫療人才與相關輔導經驗,帶到世界上更需要的地方。

越南、柬埔寨、菲律賓、中國大陸、多明尼加,不管是任何地方,哪裡最有需要,他們便往哪裡去。


但以台灣的社會,如不是重大災難,或有媒體的密集報導,能主動關心海外國家,甚至伸出援手的例子實不多見。也因此,基金會的國際援助計畫在經費上始終捉襟見肘。

 

最後。

 

我很慶幸能有這個機會隨行義診,將所見所得記錄下來,讓更多的人知道義診團海外服務的的點點滴滴。

 

回到台灣後,每當我發現自己因忙於生活而將當時的感動遺忘時,只要我想起義診團裡同行的醫師、護士和基金會的同仁們。想起他們都仍持續在為唇顎裂的孩子們付出時,怠惰的我,便稍微釋懷。

 

對於他們所做的一切,我不但佩服及心存感謝,也願盡一己之力,讓國際援助計畫能夠長久的繼續下去,讓更多的孩子能夠帶著自信面對未來。

    全站熱搜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