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底來台的中國雲南神經纖維瘤患者楊雲盈,是我在基金會接待的第一例海外來台治療個案。「我們就把雲盈交給你們了!」楊媽媽在我們初次見面時,對我說的第一句話,說完立即向我90度鞠躬,當時被楊媽媽這突來的舉動嚇呆了,後來才曉得原來楊媽媽就是這麼純真善良。手術前,楊媽媽的話不多,直到雲盈動完手術,楊媽媽的心才漸漸對我敞開,她向我透露,2012年雲盈第一次來台接受手術治療,當時雖然心情忐忑,但知道唯有交給台灣,雲盈才有得救的可能。「命只有一條,來台灣前,我親手縫了雙草鞋,就擔心有萬一,也要讓她有雙鞋能一路好走。要是走了也是她的命啊!」。說完只見楊媽媽眼眶泛紅,低頭不發一語。這一幕,我至今仍難以忘懷,現今為人母親的我,實在很難想像楊媽媽當時需要多大勇氣做出這個決定。

2011年第一次來台治療的楊雲盈,當時年僅10歲。

2011年第一次來台治療的楊雲盈,當時年僅10歲。2011年以後,雲盈又陸續來台兩次,每次治療加上觀察休養,都得在台停留兩個月以上的時間,「雲盈學業都跟不上,已經留級好多次了,來台灣治療又得請長假。她能把小學唸完,能畢業就好啦!」對於雲盈的學業,楊媽媽只求能畢業。八年後的今天,楊雲盈已經要升國三了!楊媽媽作夢也沒想到,雲盈能唸到中學,「哎呀~學業一樣都不行拉!中學畢業就回家幫忙拉!不要浪費錢了。」語畢,楊媽媽依然很感激台灣的醫療團隊救了楊雲盈,「謝謝台灣,楊雲盈這條命是你們救回來的。」。對於雲盈的未來,楊媽媽不敢多想,只願女兒平安健康長大。「她現在過得很好,學校老師同學都對她很好。回家也會幫忙做家事,準備簡單的飯菜。」與楊媽媽透過微信視頻談話,雲盈就乖巧安靜地坐在一旁,她已經不再是以前頑固、總是鬧脾氣的小女孩了。雲盈也時不時甩一下及肩長髮,動作使我想起2013年第二次來台的雲盈,當時的她在手術前夕把頭髮剃光,術後雲盈頂著一顆貼著幾塊紗布的光頭,對我說「阿姨!我長大要留長頭髮,是那種能甩的長髮喔~」說完,又露出那招牌的瞇瞇眼笑容。看著現在的她,我心想,「雲盈,妳的願望已經實現了」。

2013年第二次來台的雲盈,術後頂著一顆光頭告訴我,她的願望是「留一頭可以甩的長髮」。如今,她的願望已經實現了。

看著平安健康長大的雲盈,再回顧曾經參加過的幾次海外義診,這一路與基金會走過的七年歲月,有淚水,當然更多時候是歡笑。看著患者經過修補後的笑容,心中滿是感動,很想對他們說「謝謝你們,因為你們,我更懂得感恩;謝謝你們,因為你們,我的生命更加的完全。」

 

唇顎裂患者需要17年的全人醫療,「國際園丁海外認養」計劃,期待透過長期「認養」的方式,讓越南患者也能得到像台灣患者一樣的整全照護,幫助他們重展笑顏。

伸出援手就是現在!

了解更多羅慧夫顱顏基金會的國際唇顎裂救援方案:https://www.nncf.org/international

幫助更多海外義診及種子醫師來台培訓計畫:https://www.nncf.org/civicrm/contribute/transact?reset=1&id=30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