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曉得大家是否還記得2014年來自印尼萬隆(Bandung, Indonesia) 哈森沙蒂齊一般大醫院(HasanSadikin General Hosptial)的阿里醫師?這位身材高大、皮膚黝黑、頭上頂著超短阿兵哥頭的鄰家大哥哥,說話總是喜歡摸摸頭,而後又附贈招牌靦腆笑容的阿里,現在可是該院的小耳一哥呢~!

一如往常,收到以前種子醫師的消息,總是特別令人興奮、這樣的親切熟悉,就像是收到家書般的溫暖。現在就讓我和大家分享一下阿里醫師的近況吧~!

『我是2014年3月赴台灣受訓,2015年2月結訓,在台灣一年的時間,依時間次序,分別跟過陳國鼎醫師學習五個月、陳潤茺醫師兩個月、羅綸洲醫師五個月,也觀摩過陳昱瑞醫師的手術。何等有幸,在短短的一年時間,與這些國際知名顱顏專家學習;所獲得的豐富醫學知識和經驗當然不在話下;從唇顎裂早期治療到最後階段的治療。另一大收穫則是對於小耳患者的重建治療。

10968404_10153034563998350_8296610114963531531_n.jpg

阿里醫師(後排左二)與長庚督導、他國代訓醫師合影

回國後,我院開始展開唇顎裂團隊治療;我也正式執行小耳重建手術。我院整形外科目前有6位外科醫師,我們除了一般的整形外科也從事唇顎裂治療,但遇到小耳患者,現在都會轉介給我處理。在印尼,進行小耳治療的醫院,就我所知,僅有三間,而我院是其中一間。早在我進該院前,我院就執行小耳重建手術,我們使用日本 Nagata醫師的技術,和台灣長庚陳潤茺醫師承襲同一位老師的技術。回國後,我更有信心執行小耳治療了,從我回國至今,我們已經服務了15位小耳患者,他們已全數進行第一階段重建手術,尚有5位等待第二階段手術。我院正籌畫設立小耳中心 (Microtia Unit),中心也將採用團隊治療的策略,將會有耳鼻喉科、語言治療、心理治療、小兒科及麻醉科。』

10523165_909133325772578_2730818953973877357_n.jpg

阿里醫師(右二)參與2014年長庚論壇。

還記得2014年,阿里抵台隔天,初次見面時,他就迫不急待的秀出手機上女兒的照片,神情及言談中不難看出與家人分離的不捨。看著阿里對著手機內的照片傻傻地笑,「你一定很想女兒吧…」我問。「烏利小姐,你知道嗎?我期待這天已經很久了。2008年,基金會和長庚團隊到印尼義診,當我看到長庚醫師卓越的手術技術及成果後;當下,我就夢想到台灣學習。現在,我真的做到了;對我來說,就像美夢成真般地真實且美好。我一定要好好把握這一年的時間!」

這一年的時間,阿里真的熬過了!他更帶著滿滿地收穫回饋家鄉的唇顎裂、小耳患者。這幾年下來,看見海外團隊不斷壯大,從種子醫師身上,我體認到一件事:什麼是犧牲,犧牲是成就那更高的使命,而願意獻上的代價。

了解更多羅慧夫顱顏基金會的國際唇顎裂救援方案:https://www.nncf.org/international

幫助更多海外義診及種子醫師來台培訓計畫:https://www.nncf.org/civicrm/contribute/transact?reset=1&id=2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