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身邊出現許多新生兒寶寶,無論是教會朋友、同學甚至於同事。新生兒父母總愛將小寶貝裝扮得俏皮可愛,並不定時更新寶寶最新萌照。儘管透過文字或圖像,都可感受到新生父母的喜悅。偶而,也會聽見長輩說,「現在的小孩真好命!要什麼就有什麼...」 

自從進了基金會上班,特別是在去年接觸了國際患者楊小妹到今年四月的越南義診;有著深刻體會,「每件事的發生,並不都是理所當然…很多家庭,三餐溫飽都有困難了,怎麼可能讓孩子『要什麼就有什麼』呢?」

今年中秋連假結束後,上班的第一天,在一串未讀的電子郵件裏,發現了這封楊學財醫師的來信。楊醫師是本會中國青島團隊的外科種子醫師。信中,楊醫師分享該團隊的一則個案故事,主角是一名現年6歲的唇顎裂男童─小夢飛。

2012年農曆臘月,年味漸濃,我(楊學財醫師的夥伴)因工作需要到平度市明村鎮台東村。記得那年的冬天非常冷,路上蓋著厚厚的積雪,小夢飛不知何時走到我身後…

突然轉身,眼前的這個孩子讓我驚呆了。瘦小的身體,一身又髒又破的單薄衣服,腳上一雙露著腳趾的鞋陷在冰凍的白雪裡。那張臉,誰看上一眼都會刻進骨子裡。滿是污垢的小臉,裂開的嘴唇那麼突兀。雙眼無神地看著我,一雙凍得通紅的手不停地搓著...

1.術前組合照   

 

 

小夢飛術前模樣;右照攝於小夢飛家。

我從驚訝中反應過來,酸酸的心情難以言喻;詢問村裡的人得知這孩子的故事。「四歲的男孩,名叫『胡夢飛』。母親生下小夢飛後不到一年就棄子離去,杳無音訊。父親眼殘,個性木訥老實、未受高等教育,小夢飛的爺爺奶奶早年去世,父親和前妻生有一名十歲的女兒。小夢飛的父親有段時間,生活低迷潦倒;因此女兒被前妻的父母接去照料,只剩下小夢飛無人照顧。

小夢飛從會走路那刻起,爸爸只要外出工作,他就一個人在家。餓了就去到大街,好心的村民看到了,會給點東西吃。困了就爬回那髒亂不堪的被窩,蜷縮著睡覺。小夢飛的住處,是棟沒有院牆的房子,裡頭沒有一件完整的傢俱。冬天的寒風從破碎的玻璃無情地吹進,漫長的黑夜,小夢飛要用自己的體溫哄自己入眠。」 聽到村民的描述,我的雙眼不禁濕了。買點零食給小夢飛後,我暗自決定要以行動幫助小夢飛。

2.室內照  

小夢飛與父親的家,是棟沒有院牆的房子。

回家後,立刻號召一群朋友,又回到台東村探望小夢飛。我們決定展開「救助小夢飛行動」。經過幾番波折,我們聯繫上青島大學附屬醫院,並與該院外科楊學財醫師接洽後,隔天立即動唇裂修補手術,整個療程都是免費的。治療期間,楊醫師的醫療團隊給予小夢飛最真摯的疼愛。不僅修補身體上的缺陷,更照護心理、生活上的需要。聽著醫師、護理師親切地招呼小夢飛,沒有絲毫的嫌棄,有的卻是溫暖的關愛。想想小夢飛在此前的生命,是在多數人的嫌棄目光中度過,相信他必能夠感受到這份得來不易的愛。

出院後,楊醫師更送一大包兒童讀物給夢飛,囑咐其父親無論如何,一定要讓孩子學習,將孩子撫養成才,真是醫者父母心呀!術後夢飛需要戴鼻模,價值400人民幣。遠在四川的鄭先生聽聞後,免費送小夢飛鼻模一個,並附送兩支藥膏。

令人欣慰的是,經歷這些事後,小夢飛的父親也因此重拾生活的盼望,有穩定的工作。

3.術後組合照  

  ▲小夢飛術後照。

讀完信件,點開夾帶檔案裏一張張小夢飛的照片。有別於平日在臉書上看見那些俏皮可愛小寶貝萌照;小夢飛的臉上有著明顯的缺陷。照片裏,也夾帶小夢飛術後照片。唇上的缺口不在了,留下的淡淡記號,是許多愛與付出,一針一線縫合成就的紀念。生命的不完全,能用愛彌補。

為了幫助中國和更多海外的顱顏患者,基金會今年展開「2014國際園丁計畫」,邀請民眾一起用「播種、灌溉、成長」三部曲,幫助海外顱顏患者和建立顱顏中心及基金會。從1998年起基金會已經完成63次國際義診、培訓完成18國共139位種子醫療人員,包括蒙古、柬埔寨、菲律賓、中國、越南等國家,都正在籌備建立顱顏中心或基金會,提供更完善的治療給當地顱顏病患。

加入「2014國際園丁計畫」,幫助更多海外顱顏患者!更多資訊請見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官網:http://www.nncf.org/support/project/1832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