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國際合作組 謝幸吟

 

是什麼場合,長庚顱顏中心主任陳國鼎,流下欣喜的眼淚?

又是什麼場合,長庚決策中心主委陳昱瑞在台下坐一整天,不但甘之如飴,而且已經預約明年他還要再次享受?

答案是--

2014武漢長庚論壇。

                       

圖1:2014武漢長庚論壇 開心聚會  

2014武漢長庚論壇 開心聚會

 

來自12支中國種子團隊、39名醫護人員,今年一共發表了26篇成果報告,這樣開花結果的成就,讓陳國鼎主任感動不已,「這樣的改變是對的」;陳昱瑞主委聆聽每一篇扎扎實實的報告,深信大家「將會在世界舞台嶄露頭角」。

自2009年於廈門長庚醫院舉行第一屆長庚唇顎裂及顱顏手術研討會以來,今年是第四度在中國舉行長庚論壇,也是首度改變型式,受邀對象僅限於曾經在台灣長庚醫院受過訓練的醫護人員,這種改變,讓論壇彷彿成了「NCF.長庚.種子團隊」校友會,因為種子人員與NCF的情誼,以及共同的長庚經驗,大家格外珍惜重逢的機會,而且總有說不完的話。

 

圖2:語言治療師 相見歡  

語言治療師 相見歡

 

和一般校友會最大的不同,就在於長庚論壇的交流,不只是情感面,更聚焦在唇顎裂治療專業,包括團隊治療、序列治療、唇腭裂修復與正畸、語言評估與治療、臨床協調等。來自青島、深圳、華西、西安、湘雅、汕頭、南京、新疆、北京、上海、廈門及河南等12支種子團隊,齊聚湖北武漢大學口腔醫院,針對以上主題,分享自長庚結訓後迄今的經驗與挑戰。

 不只老友相聚,不只學術交流,今年的長庚論壇,還有小小患者特地來看醫師爺爺的溫馨。兩個三歲的小弟弟,由爸爸媽媽帶著,來到會場看「醫師爺爺」--是陳國鼎主任。兩家人都住武漢,透過唇顎裂家族網絡而認識,先後帶著孩子到廈門長庚動手術。陳主任的巧手仁心,修補了兩個小小孩的缺口,現在,他們唇上淺淺的疤痕,承載的是深深的愛,帶著這樣特別的愛與特別的祝福,他們開心上幼兒園了。今天,搭好久的車,在會場外等了好久,只為了說一聲:「醫師爺爺,謝謝你」。

 

  

小圖3:兩個小患者來看醫師爺爺  

兩個小患者來看醫師爺爺

 

另一個感動的時刻,是在論壇午餐時間,播放本會赴西安拍攝的紀錄片「留?不留?」(暫定名稱)。影片中的唇顎裂寶寶,奶奶想到離開醫院回家之後,鄰居可能的指指點點與異樣眼光,趁著媽媽熟睡,用被子捂著小baby一夜,但寶寶展現堅強生命力,活了下來。奶奶於是為這孫子,取名「劉長命」。

對於致力於唇顎裂診治的醫護人員來說,劉長命或許只是他們所知道的許許多多個案的其中一個。但家長面對唇顎裂孩子,留?不留?不是容易的選擇,而是揪心一生或一生揪心的決定。

 

小圖4:本會西安紀錄片片段 「劉長命」的故事  

本會西安紀錄片片段 「劉長命」的故事

 

這部13分21秒的影片,想傳達的訊息非常清楚:唇顎裂是可以治療的。不可否認,家長的憂慮,或是對唇顎裂種種文化的、宗教的迷思等等,依然存在。而這也顯示本會與種子團隊,在公共教育、提升民眾對於唇顎裂的認識、幫助大家了解唇顎裂治療的成果與治療技術的進步等方面,還有很多可以努力的空間。

 此次武漢行另一個任務,就是參加「中國唇腭裂診治聯盟(SinoCleft)成立大會」。這個平台,是為了協助提升中國的唇顎裂醫療水平,本基金會、台灣長庚顱顏中心、以及中華口腔醫學會等,自2010年起催生,經過多年努力,終於成為擁有80多家醫院成員的組織。

 

小圖5:中國唇腭裂診治聯盟(SinoCleft)成立大會  

中國唇腭裂診治聯盟(SinoCleft)成立大會

 

成立大會在武漢君宜王朝大飯店「阿里山廳」舉行,是歷史巧合還是刻意安排?由兩岸唇顎專家共同推動的SinoCleft,從阿里山出發,2014年4月12日正式成立之後,就要一步一步邁向高峰。

本基金會黃烱興董事長,是中國唇腭裂診治聯盟顧問,他應邀和與會的數百名中國唇顎裂治療領域的專家分享看法。黃董事長期待SinoCleft的80名成員,化被動為主動,爭取資源,彼此合作,為每年2萬8千571名中國的唇顎裂新生兒,提供最好的服務,「NCF永遠是大家的後盾」。

 

小圖6:黃烱興董事長SinoCleft演說:「NCF永遠是大家的後盾」 (1) (1)  

黃烱興董事長SinoCleft演說:「NCF永遠是大家的後盾」

 

另一位聯盟顧問陳國鼎主任,則以「*Cleft的起源與發展」為題發表演說,他首先秀出了美國大峽谷的照片來說Cleft,一語雙關,超有梗。接著他說自己上了google,查China Cleft (SinoCleft原本英文名為ChinaCleft),是「中國 分裂」,全場發出會心的微笑。他接著說,雖然Cleft是分裂,但SinoCleft不是分裂而是聯合,SinoCleft打開了中國唇顎裂治療的無限可能。

陳昱瑞主委是中國唇腭裂診治聯盟名譽顧問。被安排在第一排正中間的座位,以示禮遇。

本會王執行長則以自己的社工背景呼籲SinoCleft,能夠納入社工專業,關照所有唇顎裂患者的心理與適應問題。

成功催生了SinoCleft,台灣團隊,未來可以在這個平台扮演什麼角色?基金會做為NGO,加上台灣長庚領先國際的顱顏中心,加乘起來,可以發揮什麼作用?成立大會之後,這些課題已經開始。

    全站熱搜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