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乙杉

大四最後三個月,決定自己畢業就要踏入社會當新鮮人時,偶然看到青輔會的網站公佈NPO海外實習相關訊息,又聽到課堂教授鼓勵我們多闖多看這世界,給了我個契機申請成為海外NPO實習生。在菲律賓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實習共五十天,又在菲國多待了九天,兩個月的海外生活不僅認識許多顱顏患者、志願醫生、菲律賓大學生等,在基金會工作也更瞭解顱顏疾病的背景,發現自己生活在富庶的台灣是多麼幸運,要知足惜福;透過自助旅遊也更認識菲國當地文化,收穫很多,不虛此行。

還記得第一次走進菲律賓羅慧夫顱顏基金會(Noordhoff Craniofacial Foundation Philippines, NCFP)位在馬尼拉的辦公室,對於「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空間感到驚奇。不到八坪的基金會總是擠滿著病患,但空間規劃得宜,分成辦公室、諮詢室、語言治療室、牙醫診間。每天固定都會有志願牙醫師駐診,替接受過顱顏手術的病患們進行術後治療,每兩個星期也會有語言治療師為唇顎裂患者進行語言矯正,諮詢室也不時有病患接受外科醫師的檢查,做術前評估。醫師、會計、社工及助手們各司其職,讓小小的辦公室發揮極大價值。

圖片3.jpg實習前幾周,菲律賓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執行長Miss Mel主要希望我們三位實習生多熟悉認識基金會的運作模式,多看看基金會人員及醫生如何與病患互動,所以工作份量並不是很重。第一天實習,Mel利用簡報告訴我們基金會的歷史及運作,讓我們對菲律賓顱顏患者的背景及菲國醫療體系和社會制度有基礎瞭解。實習第二天,Mel就帶著我們一同去合作的Our Lady of Peace醫院觀察基金會義診情形。在Our Lady of Peace Hospital看到各式顱顏病患等待治療,從早到晚醫師們忙不停,小孩病患也是哭不停,病患家屬一張張焦急等待到開心感謝的臉龐更是透露著NCFP的幫助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一整天下來,很多景象是在台灣長大的我所無法想像,心情很複雜,一方面佩服這群醫生們忙碌之餘願意奉獻自己幫助更多病患;一方面感嘆菲律賓社會貧富差距超乎我的想像,這裡的病患很幸運能夠接受治療,但若是這個國家政府不徹底改善人民生活環境,未來就算基金會再怎麼努力,永遠就只能治標,顱顏病患數目只會多不會少。隔天,Mel也帶著我們進手術房觀摩顱顏手術。這經驗對於第一次進手術房的我相當特別,看著志願外科醫生手拿剪刀及針線仔細地為病患縫合成「正常人」的模樣,雖然這景象對手拿相機拍攝紀錄的我更加血淋淋,但現在回想起他們專注的神情,真的相當敬佩醫生們,他們不僅賦予病患新的面貌,更給了他們人生更多機會。  

圖片1.jpg除了觀摩手術和義診外,我們三位實習生依照各自的實習工作內容進行觀察,也和其他兩位實習生一起對NCFP的運作模式做許多討論。我們發現NCFP扣除醫師團,執行長、會計、助手和社工共五人,因此受限於有限人力,所以執行長Mel必須擔下很多工作。執行長工作常需要與董事會、醫師團、活動贊助商接洽,平時還需寫許多贊助評估報告,工作相當忙碌,不過許多細項作業其實可以分派給底下的社工或是助手執行,如更新網站新聞、臉書訊息、發佈病患故事、上傳基金會照片等。但這些細微工作因為執行長工作繁忙都無法即時處理,但若是要更多人認同基金會理念並加入志工行列,宣傳工作就必須要做到位。我們三位實習生對於這些工作也個別做出許多建議,提供基金會往後參考。   
 

實習時也發現NCFP在菲律賓當地的知名度並不高,若要培養未來志工或是實習生等,除了即時更新網站訊息等工作,也要深入校園宣傳。我們認為NCFP可循台灣羅慧夫顱顏基金會(NCF)模式,先與相關科系學生有連結,如社工、醫學、護理、傳播科系等,將基金會手冊或海報等宣傳品傳閱,讓更多學生對NCFP有初步了解,才能號召大眾加入捐款、志工或實習的行列。菲律賓大學生畢業就業前必須先實習過,若NCFP能和學校合作實習計畫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我想台灣實習生去當地是負責與基金會舊有模式碰撞產生火花的,讓NCFP先思考既有制度的缺陷,在慢慢找尋適合的運作模式,讓NCFP在當地更有前瞻性。

除了修改舊有文宣品,Mel要求我們實習生能替NCFP寫活動企劃。Mel希望未來有機會能仿照台灣NCF,集合病患、家屬等舉辦個別活動,如營隊或相關課程等。但NCFP目前人力不足,每位工作人員的時間因為照顧病患等切割掉,無法有效討論,且Mel及醫生董事們已經為了九月十八日第二屆Miles for Smile: Run for Cleft Patients 2011的路跑計畫忙得焦頭爛額,所以這類的工作可以等與學校實習計畫上軌道後交由當地學生籌劃會更有效率。

圖片2.jpg因為青輔會海外NPO實習計畫認識同在馬尼拉的佛光山實習生,有機會帶領她們參觀NCFP,也因為如此,剛好也讓我更確定NCFP的定位有些許模糊。因為一進辦公室,只會發現很大的「The Smile Train Craniofacial Center」標誌,NCFP只佔聚小小角落,讓人誤以為來到別家基金會。微笑列車是NCFP最大的資金贊助夥伴,每年需要向The Smile Train做年度報告,辦公室也是The Smile Train給的,所以標誌相當大。但坦白說,若NCFP沒辦法獨當一面,未來基金會發展會受限,大眾會無法分清楚The Smile Train與NCFP的差異。  

1.jpg  我們三位實習生除了對NCFP的發展共同進行討論與建議,各自也負責將分內工作做好。實習剛開始就清楚的知道我的工作是要幫忙利用相片紀錄NCFP的工作狀況,並且從家庭訪問中撰寫病患的背景故事。實習兩個月,無時無刻都拿著相機捕捉病患、NCFP工作人員及醫師們的互動。透過鏡頭,我能更專注的及仔細地將基金會的日常生活給記錄下來,很平凡,但事後看照片卻又發覺基金會所做得一切又是那麼的不平凡!除了照相,我也負責整理編輯病患故事,還有做家訪、親自訪問病患家屬,寫出他們的故事。印象很深的是訪問一位媽媽,她的兒子已經四、五歲了,卻因為臉部嚴重的顱顏缺陷以及腦部的問題,至今都無法睜開眼睛看世界、無法走路、更無法獨立照顧自己,連基金會的醫生評估後也只能說盡力延長小孩壽命。接受訪問時,因為媽媽不會說英文,所以訪問時我透過社工的幫忙將英文翻譯成當地語言Tagalog,雖然一切都是間接進行,但從媽媽的臉部表情及語氣中,讓我深深地體會到自己是多麼的幸運,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不需要令家人操煩。

2.jpg工作之餘,兩個月下來我們也走遍許多觀光景點。基金會的醫生及員工都對我們實習生很照顧,七月份常帶我們認識當地的朋友們,找時間帶我們看看馬尼拉的風景;八月也舉辦了員工旅遊,和大家一同去看壯觀的Taal火山;也有機會到北方的蘇比克自由貿易區參觀合作的基金會。平常週末假日,我們三個實習生也做足功課,自己利用大眾交通工具將Metro Manila可以玩的地方都走遍,每個認識我們的當地人都覺得我們很厲害!兩個月,不僅英文溝通更流利,我們更交到了一群朋友、認識了一群值得敬佩的社福工作者和志願醫生們,更幸運的是和另外兩位實習生成為好朋友,收穫真的很多!  

順道一提,八月中實習進入尾聲時,很幸運的我們三位實習生見到從美國飛來菲律賓的羅慧夫醫生(Dr. Sam Noordhoff)夫婦,以前都是從書籍中知道羅醫生為台灣的四十年奉獻事蹟,卻沒想到能和羅慧夫醫生談話,也和羅慧夫奶奶用台語談天。看到八十幾歲的羅爺爺還親自跟著基金會的醫生們去看診,羅奶奶也在旁攙扶,畫面真的好令人感動!我何其有幸能夠認識他們,今年的暑假真的好有意義!3.jpg  

    全站熱搜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