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6月,台北西安,一段橫跨2000公里的「愛的連線」正跨越國界而展開,這不是婚顧公司的廣告台詞,而是,我們與西安的唇顎裂孩子有約。

 

這是我們第二次踏上西安的這片土地,去年十月,在德國兔唇兒童救助協會及西安交通大學口腔醫院的合作下,我們和長庚醫院顱顏中心的王淑慧老師、雲天湘老師以及台北護理學院的童寶娟老師前往當地開辦了首次的語言治療營,提供偏遠地區及貧苦的唇顎裂術後患童及家長進行語言評估、治療的機會,也讓當地的醫護人員及家長見證到唇顎裂序列治療中--「語言治療」之不可或缺的一環,在那裡,我們讓西安首次看見唇顎裂醫療「團隊」可以怎麼一起工作,更因此促成了該院對發展唇顎裂序列治療的重視,於今年度指派優秀的醫師來台觀摹學習,期許能提供唇顎裂患童更完整的醫療服務。半年了,不曉得當初的這些孩子們的說話有沒有更清楚些了?不曉得當初建議要再動手術的孩子們後續治療做得如何了?不曉得他們有沒有把語言治療放在心上?因此,西安,我們又來了~

 

「開完刀後應該就會說話了吧?」「語言治療是什麼?有必要嗎?」「開口說話怎麼會這麼難?!」619日一早9時,頂著攝氏37度的高溫,會場內有將近100名的患童與家長,看著斗大的「語言治療訓練營」布條,眼中盡是滿滿的問號。我頓時可以理解了,這就好像我看得懂每個英文字母,但拼起來卻不一定是我肯定的那個意思般的狐疑,更何況是關係著孩子後續的醫療行為及發展影響時,更是顯得焦慮及迷惘。於是早上我們安排了各專科的醫療講座,用最淺顯的語言,最生動的解說,以及最直接的鼓勵,期待能給患童跟家長最完整的唇顎裂序列治療概念,以及癒後改善的信心喊話,在一個上午絕無冷場的知識洗禮後,我們看到一個個勤作筆記的家長們開始交頭接耳了起來:「ㄛ~~~原來唇顎裂治療不止是外科手術把洞補起來而已,還有牙齒矯正」,「對呀,像我們家這小子每次都聽不清楚他到底在說什麼,等一下要留下來做一下語言評估問問看醫生要怎麼辦」,「還不止勒,後面還有講到什麼社會心理調適,不能過度溺愛小孩啦!哈哈哈哈~~~」。即使是這麼遠的距離,國情這麼不同的國家,我們還是一樣看到父母對子女的愛是如此的真切與掛心。

 

重頭戲來了,接下來我們要進行與醫師的一對一親密接觸,西安交通大學口腔醫院的學生們很貼心的在各診間貼上他們的手繪圖畫,再加上語言老師們帶來的圖卡、小玩具及大大小小印章,讓孩子的語言評估及治療不至於感覺是冷冰冰的問診而抗拒。而同一時間,外科、矯正牙科亦在旁進行義診諮詢服務,讓孩子可以同時追蹤術後狀況及解答家長對各治療搭配的提問,我們在台灣習以為常的「團隊醫療」,對當地的醫師及家長卻是特別新鮮!「哇~哇~哇~」,發生了什麼事?!小朋友怎麼會哭的呼天搶地的啊~哈!原來是咱們外科醫師跑到了社會心理諮詢那一站去探班,想去了解一下別的專科在做什麼,結果小妹妹一看到穿白袍的醫師叔叔走了進來,一瞬間放聲大哭似乎在喊著「救人啊!救人啊!」地在媽媽的懷裡掙扎著要逃跑!我們只好七嘴八舌的請醫師叔叔移駕離開妹妹視線範圍外,妹妹才終於止住淚水破涕為笑。不一會兒,怎麼語言評估室也傳出了嚎啕大哭的聲音?這個以「玩遊戲」作為評估治療方式的地方照理說是不會有哭聲才對ㄋㄟ,怎麼會哭的如此淒厲?待大批支援部隊抵達現場後才發現,原來是一早經過舟車勞頓的小朋友吃完午餐後,因為等評估等到睡著了,輪到他時被爸媽叫醒卻因為睡眠不足生氣了啦!只見診間內語言老師跟助理們都七手八腳的拿糖果啊、拿玩具地想盡辦法安撫,小朋友卻仍揪著媽媽的衣角哭喊蹦跳,最後只得讓小朋友離開診間繼續讓他睡一會再重新進行評估,而面對孩子的哭鬧,爸媽則是又氣又心疼,半哄半騙的帶離診間。果然要帶著孩子出門順利看到醫生真的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

 

    全站熱搜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