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20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世界上唇顎裂的孩子有很多很多,但並不是每位孩子都能和台灣的唇顎裂孩子一樣被完善的醫療團隊照顧著,基金會一直致力在協助在海外國家成立當地的顱顏中心,讓更多孩子得到相同的愛,一起好好長大。不過協助成立海外顱顏團隊並非一蹴可幾,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籌措資源。當政府自2016年開始提出「新南向政策」之際,基金會整合長期以來在東南亞及南亞地區的合作成果,與政府共同推動唇顎裂國際醫療合作,今年便獲得了外交部的支持,3月底基金會受邀與其他四個非營利組織參與簽約儀式,典禮中,外交部非政府組織國際事務會執行長賴銘琪代表外交部感謝國內非營利組織熱心投入國際合作援助行列,展現台灣軟實力及暖實力,肯定了在國際上的服務與成果表現,也強調外交部今年也會加強協助非營利團體在國際上的參與!

文章標籤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兩歲時生了場重病,在醫院急救,治療了兩個月,也許那時我就注定要當醫師了吧。」曾經面對生死存亡的Timur,來自俄羅斯,是位颌面外科醫師。「但我是一直到13歲才確定要走醫師這條路。」當時搶救Timur醫師的醫院,正是他現在的服務醫院,Republican Clinical Hospital。「我選擇在Republican Clinical Hospital服務,原因之一是我在這裡救活的。」

Timur醫師進一步分享,在俄國當醫師雖然競爭激烈,其實薪水並不高。「我如果沒有當醫師,可能就跟隨爸爸腳步,當警探去了。這一路走來都要感謝我的爸媽在精神和經濟上支持。」面對如此大的競爭壓力,Timur醫師是否有想過要放棄呢?「我不常在情緒上感受到壓力,或許因我是位運動員的關係吧!我以前是拳擊手,所謂『鐵的紀律』練就我堅韌的品格。」

俄羅斯外科Timur

體格健壯的Timur醫師,從醫前是位拳擊手。

提到來台灣緣由,「我們醫院僅有四位颌面外科醫師,過去幾年,每年要服務的患者有900位之多,各個年齡層都有,面對這種供不應求的狀況下,治療品質可想而知。也因為繁重的工作壓力,我們其實沒有辦法很好的專精在唇顎裂治療上。碰巧,我認識一位蒙古外科醫師Ayanga,他是基金會的種子外科醫師,引介我到台灣長庚接受訓練,這一來還真讓我大開眼界。」

「和長庚督導羅綸洲醫師,在手術室內肩並肩一起研究唇顎裂治療,是我最大的榮幸。台灣醫療著重人道關懷、醫病關係,下至實習生、上至醫院高層長官、患者、患者家長,我看見的是『有溫度的互動』。無論在醫療的軟體或硬體,俄國有太多需要和台灣學習」。撇除醫院生活,Timur醫師覺得台灣和俄國最大的差異。醫師的回答竟是「台灣和俄國雖然在同一個星球但好像活在不同的兩個世界。兩個國家截然不同。以前只有在歷史課本上讀到台灣,真正來到台灣,發現台灣真是個美麗的國家,我喜歡逛些歷史文化景點,特別是故宮。台灣人看起來都好開心、自由;相反的,俄國人很情緒化(moody)、保守。」

俄羅斯外科Timur_左一

Timur醫師(左一)與長庚督導羅綸洲醫師(左二)、他國外籍代訓醫師合影。

訪問尾聲,Timur醫師不忘再謝謝基金會提供受訓機會,「我心中有太多目標想完成,軟體我已經學到了,接下來就是硬體的問題了。這不是一蹴可成的,但我相信心中藍圖會有一步步實現的可能」。未來的挑戰雖大也充滿不確定,但在戰鬥民族兼拳擊手的Timur醫師心中,可能已盤算好了作戰計畫。加油喔,拳擊手醫師Timur!

參與2018長庚論壇

Timur醫師於2018長庚論壇看板前留影。

文章標籤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