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合作組/李尚林

凌晨一點,蒙古國烏蘭巴托國際機場的入境大廳,疲憊和焦急寫在義診團員的臉上。我們為了義診的藥品耗材的通關,和蒙古海關人員周旋了一個多小時。空蕩的入境大廳人潮已散,只剩下義診團員枯坐在行李轉盤邊,無奈等著蒙古海關人員的結果。

JT Day1_1682.jpg

凌晨一點的烏蘭巴托國際機場,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溝通,部分義診耗材及藥品依然被扣留

今年的蒙古義診已經是連續第七屆的義診。按照行政程序,義診團會在三個月前,將藥品和耗材的清單提供給蒙古兒童大醫院,再由醫院向蒙古衛生部申請入境的許可證。得到許可證之後,工作人員也會隨身帶一份影本,並由蒙古團隊的醫師帶著正本,在機場的入境大廳等候義診團的抵達,若有需要也會出示這些文件說明義診藥品和耗材的用途。

儘管我們已經完成了所有該做的程序,蒙古團隊的醫師也到場協助翻譯,並出示我們所有的官方文件,包括許可函、義診行程、基金會和醫院的合作備忘錄等,盡可能的解釋這些藥品的公益用途,將幫助蒙古顱顏患者重獲笑容。

但最後還是得到壞消息:海關官員堅持扣留四箱藥品和耗材,理由是:蒙古政府在六月底剛通過了新法令,所有醫療藥材入境必須課15%的關稅,而且還要再另付登記費。

20160725_104058.jpg

手術縫線是義診最重要的醫療耗材之一

義診團認為這樣的要求實在不合理,因此決定先行離開,好好休息以準備隔天就要開始的義診工作。既然藥品和耗材被扣在海關,醫療團也緊急應變,請蒙古團隊準備所需的醫療材料和藥品,務必讓手術可以安全順利進行。

隔天一早,義診準時開始;同時基金會工作人員也向醫院方面尋求支援,希望透過醫院的行政協助和海關溝通;另外我們的當地翻譯認識一位在海關任職的朋友,也同步和這位海關友人連繫,希望透過各種管道將被扣留的藥品耗材領出。

JT Day4_6001.jpg

義診順利進行中

後來漸漸傳出好消息。我們的翻譯說,她在海關任職的朋友說可以幫忙,要我們明天一早拿著所有的文件,去機場找他。我們抱持忐忑不安的心情,隔天早上再次驅車前往機場。我們先到貨運航站找這位友人,這位海關友人比較年輕,算是友善,拿著我們的文件翻了翻,看了看,還看了醫院的合約,又問了許多問題,我們透過翻譯的幫忙,一一說明義診團的工作內容和歷年來的合作成果。

這位海關友人要我們回到航站大廈找負責的海關人員,於是我們只好又再回頭去航站,本來已經找到值班的海關人員,卻因為剛好有落地的班機,因此我們又被趕了出來,在外頭等候約莫等了40分鐘之後才得以接洽。

這次和我們談話的官員比較嚴肅,語調高亢,手勢很多,彷彿在堅持什麼事情,有幾次講話講到一半還轉過頭去,一度讓我們很緊張,還以為他生氣了要轉身離開,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在找東西。相對於這位海關官員,我們的翻譯態度和緩,但是語氣堅定,和這位官員來回對話,也不時用眼神看著基金會工作人員,似乎在解釋台灣義診團的工作和藥品的用途。

最後,這位海關官員手揮了揮,咕噥了一句,我們的翻譯就開始把藥品搬上手推車,和工作人員一起小心翼翼的把所有被扣留的箱子都搬上推車。一走出航站大廈,機場外頭亮晃晃的陽光灑在身上,身體覺得好溫暖,心裡更是想要大聲歡呼。我們成功了,把藥品和耗材領出來了!

20160909_1233.jpg

台灣義診團員順利完成義診任務

從第一天晚上被扣留,第三天中午成功領出,這次義診藥品和耗材的海關歷險記,所幸平安落幕。每次義診的狀況都不同,各種突發狀況都可能發生,但唯一不變的是,基金會希望幫助當地顱顏團隊,讓更多的顱顏患者能夠獲得妥善的治療。或許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態度,即使義診經常碰到各種突發狀況,仍可以獲得當地夥伴的幫忙,順利平安的完成任務。

JT Day5_8416.jpg

2016蒙古義診順利完成,共幫助15名唇顎裂患者重現笑容

幫助更多的海外唇顎裂患者,讓他們獲得更好的照顧!請加入國際園丁認養計畫:https://www.nncf.org/adoptio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cf2010 的頭像
ncf2010

羅慧夫基金會 國際園丁計畫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