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豪语言治疗后_副本  

文/西安交通大學口腔醫院頜面外科語言治療師 馬思維


  一次對小豪有印象,是20105月底,那是我剛從臺灣學習回來,組織了大量的顎裂術後患者復診,語音評估時,他的語言理解度很差,絕大部分的聲音都是鼻音化替代,顎咽閉合功能也不好。之所以有印象是因為和他同一個村、同一時間做手術的孩子說話已經很清楚了,而他卻似乎沒有什麼改善。他憂鬱的眼神讓人心疼。當時我就告訴他的家長,孩子需要再做一次手術並且術後需要語音訓練才可以說話清楚。雖然看到了家長困惑的表情,但是她的媽媽只說了一句“只要對娃好,醫生說怎麼辦就怎麼辦”。我很理解家長的困惑,因為同時做手術的孩子都已經好了,為什麼自己的孩子還好不了,但是孩子他媽並沒有糾纏這件事情,只表示會配合醫生的安排。

  201071日,小豪再次入院,術前的鼻咽纖維鏡的檢查對於一個4歲多的孩子並不是一件易事,為了讓孩子配合,家長留在了檢查室的外面,我自己抱著孩子並且一直鼓勵著他直到檢查結束,整個檢查過程他都含著眼淚,我也看到了他的媽媽在外面抹著眼淚,家長應該是多麼的心疼呀,我感到心裏的責任更重了。由任戰平醫師給他進行了顎咽閉合不全的手術治療。

  201134日術後復診,評估了他的顎咽功能已經可以進行語言治療,39號就開始了語言治療,他的家在陝西省白水縣堯禾鎮恒寨村六組,交通不是十分便利,在接下來的15次語言治療時間裏,她的媽媽需要每個週二淩晨3點趕車,這樣早上8點到,820左右開始語言治療,當天就可返回白水縣。剛開始治療時,出了發音的問題,小朋友的聽覺注意力、視覺注意力都不是很好,這些都是需要訓練的部分。其實我的心裏一直會擔心這種看似邊學邊玩的治療方式家長特別是農村的家長是否會接受,熬夜辛苦地帶孩子過來,難道就是和老師邊做遊戲邊說不到一小時的話嗎?每次治療結束我也都會詳細給家長解釋我們這次做的事情的目的以及孩子的進步的地方。就這樣小豪經歷了15次的語言治療,之前存在的塞音化、鼻音化、舌面音替代、聲隨韻母省略等問題全部得到了糾正,並且能夠運用到自然對話當中。

  小豪的家庭經濟狀況並不好,家中還有一個讀高中的姐姐,家裏的主要經濟來源是爸爸在外打工,以及2畝蘋果地的收成,每次往返西安的路費也是一個不小的開支。做治療鄰近結束時,小豪的媽媽告訴我在剛剛開始治療時“村裏的人說,你每星期帶娃到城裏去一趟,這娃說話就能變好嗎?”,農村人的閒話常常會給並沒有什麼文化知識的家長帶來很大的壓力。但是孩子他媽說“我還是相信你們,所以就堅持下來了!”而實際的結果是小豪確實改變了,這個結果不但孩子的父母看到了,連村裏人也看到了。

  唇齶裂的病人群體,常常社會經濟地位低的占多數,而這一部分人的觀念也常常是需要改變的,但是新的觀念的培養並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對於這個團隊的醫生來說,要做出有效的治療結果,這可能是更改觀念最有效的辦法,但是在這之前,病人以及家屬的信任和堅持就是保證治療效果十分重要的因素,而這樣的信任對於語言治療來說就更顯得重要和彌足珍貴。

  很感謝這樣的樸實的家長,有了你們,成長不僅僅是孩子,還有我們!


郭子豪语言治疗结束后复诊  郭子豪VPI术前2  

 

創作者介紹

羅慧夫基金會 國際園丁計畫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