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省義診工作的最後一天,醫療團員們忙裡忙外,綠色的身影來回穿梭在兩間手術房及術後恢復室,病患還是陸陸續續出現在醫院中,賴醫師及柬埔寨金邊國家兒童醫院團隊的兩位外科醫師,得要趁著每個手術之間的空檔,會診新來的患者。

手術一完成,義診團台灣醫護人員及柬埔寨團隊護士正幫患者催醒,緊接著又要準備下一台刀的麻醉工作...

 ▲患童在家屬的呼喚下漸漸甦醒,睜開眼的那一刻,十分歡欣鼓舞但總是有點令人鼻酸...

忙碌的阿斌哥主刀,而種子醫師瓦那則在旁觀摩協助,手術完成的空檔,還要接著會診新出現的病患。

接近正午,一位母親帶著小女孩來到義診醫院,小女孩年約九歲,身上穿著學校制服,像是剛剛才從學校趕來醫院,除了白衣藍裙,秀氣的金色耳環圈著耳朵,脖子上還戴著一串小的珍珠項鍊,看得出是個十足愛漂亮的小女生。長至腰間的頭髮綁成辮子,垂放在右側肩膀上,配上濃眉大眼,可愛的程度十個蔡依林都比不上,但是在她的臉上找不到一絲笑容。

 

▲有圖有真相,真的非常可愛吧!

我的目光停在她嘴上明顯的手術疤痕,唇尖左側多出來的肉不規則地突出,在清麗的臉龐上顯得突兀,在我頓悟的同時,小女孩也敏感地撇開我的注目。透過與基金會長期合作的金邊國家兒童醫院當地社工兼協調員阿琳的翻譯,原來小女孩在數年前,接受了金邊一間大型兒童醫院的手術治療,原以為嘴上的裂痕可以就此縫補,恢復正常,沒想到品質不良的手術卻留下了深深的印記。

阿琳說,那間醫院雖是首都裡的大型兒童醫院,也與世界知名的唇顎裂基金會合作提供--免費--手術,業界風聲卻傳出,那兒的外科醫師根本沒有受過唇顎裂專科手術訓練,卻還是硬著頭皮替患童開刀。

 

雖是助人美意,我卻怎麼樣也無法合理化這種免費的「幫助」,因為「免費」,所以自己的「施捨」不管好壞別人得要全盤接受,這是何等自私傲慢。免費手術對他們來說,不是出於愛與憐惜的真心付出,而是只看重數量而棄品質不顧的缺角善心,是手術練習,是可以得到金錢補助的一種手段。

如此免費的結果,是隨之而來的修補手術,需要花費更多的人力及醫療資源來補救,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一直以來都堅持,只派出台灣最精良且經驗豐富的醫療團隊參與海外義診,也積極培育當地醫療人員來台受訓,提供顱顏患者最好的手術治療,用高品質的手術,用愛心,撫慰每顆正在受苦的心,這樣的免費,不才是真正的幫助?

▲可愛小女生手術前後,手術剛完成就能發現嘴唇外觀明顯漂亮很多,雖然頭髮有點亂啦XD

 

正當我心裡為著免費和付出而激昂,接近傍晚的醫院診間裡,一位父親也激昂著,爸爸說,「他們把我的女兒單手拎進手術房,像是貨物一般,沒有一絲憐惜與愛心…」,又是一個那間大型兒童醫院開壞的小女生,嘴唇像是沒有對齊就被縫合而多了一個小角,父親的臉上滿是自責。

雖然聽不懂柬語,但能感覺得出父親的憐惜與難過....

 

柬埔寨的落日透過窗戶灑進診間,不一會兒,天空隨即換上紫衣,橘紅的晚霞渲染在藍紫色夜幕,好美,好美,但是我怎麼一陣心酸?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羅慧夫基金會 國際園丁計畫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不好意思!那位妹妹沒穿衣服ㄟ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