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新春假期結束後的第一天,數天前的網路新聞有一則有關基金會國際合作的新聞
這則新聞帶給基金會菲律賓的新希望,也感受到來自菲律賓台商的溫暖與關懷


 


★圖文引用自 http://news.pchome.com.tw

時間回到2006年3月基金會用愛彌補義診團即將結束在菲律賓馬尼拉義診
一場在飯店與菲律賓台商總會~黃世模總會長的面會,開啟了基金會當地台商合作的契機...


基金會菲律賓培訓的種子醫師,在台灣受訓期間
感受到基金會除了在唇顎裂患者醫療的協助外,更提供了社會心理適應的協助
台灣的唇顎裂患者得到更周全的照顧與服務

當他們返國之後,便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可以仿效基金會
菲律賓成立基金會,提供當地唇顎裂患者醫療外的協助
而這份心意感動了基金會董事會的董事,在董事們自掏腰包捐贈設立基金
經過多個月的努力,終於在2006年3月正式取得羅慧夫顱顏基金會菲律賓分會設立許可


 


剛剛成立的菲律賓分會需要更多的資源協助
菲律賓台商總會總會長碰面之後,黃總會長聽取了基金會菲律賓工作的計畫
並允諾在未來盡可能提供相關協助,這樣的回應讓基金會很感動

結束義診回到台灣沒多久,隨即收到台商總會的消息
第一步的協助,就是提供菲律賓分會的辦公室會址,讓基金會菲律賓有一個落地生根的地方
並悄悄地贊助六位當地唇顎裂患者的手術,幫助他們重拾笑容

農曆新年前的這場新春聯歡晚會,更意外地送給菲律賓唇顎裂患者一份大禮
允諾贊助三十位當地唇顎裂孩子的醫療費用
這對新生的菲律賓分會是一個莫大的鼓勵與支持
而這份來自台灣愛心與關懷,將讓台灣的愛菲律賓紮根

在這邊誠摯感謝菲律賓台商總會基金會的支持與協助
也感謝台灣駐菲律賓代表處長期以來對基金會菲律賓工作的幫忙
更感謝默默幫助基金會海外服務的每個人
也期盼未來能有更多有愛心的台灣朋友們,一同來贊助基金會的海外服務...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艱難的環境中工作


2006年12月1日,『用愛彌補』醫療團團員一行16人背起行囊前往多明尼加的北部小鎮摩卡(Moca)出任務,這是本會第二次到多明尼加,卻是第一次到摩卡小鎮。旅途一樣冗長,飛行加車程整整36個小時才抵達目的地。

 

上次已經接受過震撼教育的老鳥團員,對於此次的任務一點不敢馬虎,行前準備了充足的器械與相關材料,心理上也預期要耐操耐勞的做苦工!可是當抵達現場,當看到醫院的設備,還是一樣的震撼!

 

該兒童醫院是一家擁有150張病床的綜合醫院,雖然號稱手術房有四間,可是電燒機卻只有一台,手術床老舊,其中有一張床甚至用一根木板挺住,手術燈還會無預警的掉下,老舊的麻醉機無法排除廢氣,工作人員只能一起呼吸帶著麻藥的廢氣,以及隨時可能發生的停電…..,工作環境與台灣的醫院真有天壤之別,可是當地唇顎裂基金會的執行長-路易斯醫師卻一下找電燒機、一下修理手術燈、一下修理發電機,甚至還修理馬桶,我們戲稱他是『馬上辦』先生。就這樣,我們在艱難險惡的環境中,靠著意志力,順利完成53台手術。

 


 


患者的回饋是我們的元氣來源


    去年接受手術的燙傷患者~朱利恩(Julian)回診來看莊秀樹醫師,他是在16年前因為誤觸高壓電,造成上半身嚴重灼傷與疤痕攣縮,因而無法工作,日常生活起居也必須依賴家人的照顧,上次義診,莊醫師為他進行植皮手術,目前,他的手可以舉起,生活起居不需要仰賴家人,莊醫師鼓勵他繼續認真復健,就可以復原回到工作崗位。


因為罹患先天性舌頭肥大症接受手術的耶蘇亞(Jesusa)小朋友,今年已經7歲了,手術後嘴巴已經可以閉起來,可以像其他小朋友一樣去上學了!媽媽說她現在就讀小學一年級,字寫得很漂亮,很喜歡上學,媽媽特別帶她來跟我們團員致謝!大家看到她都既激動又興奮!記得去年媽媽為了她的病,每天不間斷的向天主禱告希望能夠遇到好醫師,當陳國鼎醫師幫她做好手術,由於舌頭腫脹,清痰不易,可是痰若堵住則會有生命危險,因此張呈欣醫師就陪她在加護病房睡了一夜,現在看到耶蘇亞小朋友長高、變瘦、變漂亮,大家都替她高興!



 
不合格的手術是助人?還是害人?


此次來就診接受評估的唇顎裂患者大約60人,且有很多患者是其他醫療團手術失敗的案例,路易斯執行長說:『因為做唇顎裂手術賺不了錢,多明尼加當地外科醫師大部分不願意做唇顎裂手術,以致當地患者只能依賴外來的醫療團到當地提供服務,可是不同醫療團的手術技術有很大差異,因此才會有這麼多失敗案例。』因為不忍心拒絕患者渴望的眼神,我們的團員只好日以繼夜的工作,

從早上8點到晚上12點,16個小時不停的工作,而每一個失敗案例的重建大約都要做到3項手術,耗時費力,原本想每個患者送一項手術當聖誕禮物就好了,

可是陳醫師說一定要三個項目的手術一起做,才能達到完美的效果,就這樣,我們當了超級完美聖誕老公公,可是心理卻憤怒不平的抱怨起那些始作俑者:到一個經濟弱勢的國家練刀,提供不合格的手術,到底是助人?還是害人?



 


完成不可能任務,為我國醫療外交再添佳話


    僅僅4天,我們醫療團完成了78項手術幫助53個患者,不得不深深以我們的團員為榮!(做沒錢的志工還這麼拼!)回國後,有些團員因為體力過度透支,每天必須睡12個小時彌補睡眠,有些團員還因為時差嚴重,生活起居一直無法回歸正常,可是當收到來自多明尼加患者的肯定,大伙兒就又精神抖擻的期待下一次的任務呢!



 



 

以下是路易斯執行長的來信:

 Dear Rebecca & Dr. Philip


 It has been great pleasure for us to have you here and your wonderful team. We are wishing the time run fast to have you here again. The feedback we have received from the patients and the population in general has been enormous, the expectation has been met. We hope that the earthquake do not cause any problem to you or your families.


 Ramon & Luis


王執行長和陳主任:

很高興也很榮幸能夠邀請你們醫療團來我們這裡,我們真恨不得時光飛逝,你們醫療團就能夠早一日再到多明尼加。貴醫療團所提供的義診手術,真的達到患者的期待,患者和社會大眾都給予熱烈迴響。我們希望前一陣子台灣發生的地震,你們和家人都平安無事!


拉蒙和路易斯

       

此次義診活動能夠圓滿成功,特別感謝長庚醫院顱顏醫療團,包括陳國鼎、莊秀樹、黃慧芬、陳捷、劉雪金、張呈欣等醫師,以及麻醉科護士吳慧玉、張金雀、孫美玲、蘇秀英,手術房護士馬素華、黃慧芬、陳淑屏、林玉芬、邱薇君等,同時感謝外交部補助部分經費,以及駐多明尼加大使陳朝祥的協助。

 

多明尼加之外,還有許多國家需要您的幫助

邀請您加入「讓愛走出去‧國際園丁」公益活動

幫助更多海外唇顎裂患童,重展笑顏~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年中,參加基金的義診隨行後,雖然陸續發表了一些雜記,但若要探討這次經驗到底帶給我什麼樣的影響,卻是在基金會向我提出邀稿後,才不得不開始認真思考。

 

人總是怠惰且善於遺忘的,想想義診已經是近半年前的事了。

 

那趟義診隨行,對我來說是件難得的經驗。



 
第一天,大家把十幾箱自備的醫療用品和募來的玩具,分別從高雄和台北帶到豔陽高照的金邊機場。來接機的是已和義診團熟識的瓦納醫師、護理長及翻譯吳姐,在飯店把個人行李在飯店卸下後,大家隨即醫院。

醫院裡早已擠滿帶著孩子前來看診的家屬,這些孩子通常是手術困難度較高的唇顎裂患者,院方安排在台灣義診團來時動刀。醫生們利用這次的會診,仔細評估每個病患的狀況及手術風險。育有營養不良、生長遲緩、有多重障礙的孩子的父母,得知孩子孩子無法接受手術時,大多神情沮喪,有些還難過得落淚。護士們則忙著拆箱,調整舊式的麻醉機及把手術室儘量布置成符合標準的模樣。

第二天一早,醫師和護士動了一整天的刀,每一刀都費時數個小時,絲毫沒有任何馬虎。晚上則是當地台商的簡單晚宴。我這才知道,原來旅居各地的台商對基金會的在當地的國際義診活動,大都會熱心的給予協助。

第三天,醫護人員依舊是在手術房內渡過,而基金會的人員則乘著小巴士,頂著藍天白雲,在田野間奔馳了數個小時,只為到曾經接受過手術的小女孩家中探訪。


第四天,全體人員開拔到位於邊境,一個鮮少國際組織到達的省份,去為當地醫療人員辦講座,只為能讓他們更了解唇顎裂患者所需的幫助,並希望能建立通報系統。晚上則風塵僕僕的趕回金邊,參加國家兒童醫院院長特地為義診團舉辦的謝宴。


第五天除了動刀外,大家還撥空在戶外為完成手術的孩子們辦了一個簡單的慶祝會,並把台灣帶來的玩具分送給兒童醫院裡的病童。


第六天一早,義診團的所有人又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台灣。

 

很難想像,這一切都只靠義診團的五六個成員來完成。更別說,還不時有年近半百的台灣醫師隻身到這裡義診的例子。一想到要獨自處理這些累人的大小事,便覺得非得有相當的熱情不可。

 

其實為了每次義診的十幾個唇顎裂患者,勞動醫師護士帶著醫療用品跨國奔波,在一般的人看來,或許會覺得是件欠缺效率的事。


但在醫師護士的眼中,卻不是如此。「羅醫師當年這樣做,現在換我們做。」又說,「在這裡為這些孩子和家屬,做完美一次手術,我都很滿足。」我還記得賴醫師這麼說的時候的眼神。


更別說這件事對當地的唇顎裂的患者和家庭來說,有著多麼重大的意義。一位三十七歲,生了三個孩子的婦女,鼓起勇氣,在丈夫的陪同下,一起向工廠請了假,長途跋涉到金邊,終於完成了一直以來想做的修補手術。更別說,一個個天真無邪,嘴唇裂開的孩子,在經過手術之後,變成一個個天真無邪的孩子。

 

一個簡單的手術,不只讓他們能有自信面對未來,更讓習慣以貌取人的我們,不再因外表上差異而歧視他們,也相對少犯下一個錯誤。

 

在出發之前,甚至是過程中,我也曾經懷疑:幫助一個遠在異鄉的患者進行唇顎裂手術的價值到底在哪裡?


在陪同基金會到曾接受過手術的小女孩家中進行探訪後,我發現了,一個手術或許改變不了大環境,但卻的的確確改變了一個孩子和她的家庭。


當年接受手術並復原良好的小女孩,現在不但已經上學,還另外學了英文,看著父母得意的要她在大家面前背誦英文字母的我,實在替她和她的父母高興,如果沒有這個手術,不知道能不能在父母的眼中看到這種栽培孩子的殷殷期望。

 

基金會的國際援助內容不只這些。基金會還利用每次義診機會觀察並挑選具有熱情及未來性的醫療人員到台灣接受培訓,雖然礙於經費,名額有限,但曾經唇顎裂手術訓練的兩位柬埔寨醫師,現在都已經是國家兒童醫院獨當一面的醫師。本著對自己土地同胞的情感,他們將更能夠因地制宜的幫助當地更多需要幫助的孩童。

 

羅慧夫醫師在台灣數十年的奉獻,不但讓無數的唇顎裂患者受惠,也養成了一群充滿熱情的本土醫師,更創立了這個顱顏基金會,讓台灣的唇顎裂患者,在享受到極佳的手術品質後,還能在專業的社工人員的追蹤輔導和基金會定期的活動下順利成長。

 

在產前檢查普及、健保分擔醫療費用,及大幅降低的出生率等種種原因,讓台灣的唇顎裂病患減少的同時,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將過去數十年來養成的醫療人才與相關輔導經驗,帶到世界上更需要的地方。

越南、柬埔寨、菲律賓、中國大陸、多明尼加,不管是任何地方,哪裡最有需要,他們便往哪裡去。


但以台灣的社會,如不是重大災難,或有媒體的密集報導,能主動關心海外國家,甚至伸出援手的例子實不多見。也因此,基金會的國際援助計畫在經費上始終捉襟見肘。

 

最後。

 

我很慶幸能有這個機會隨行義診,將所見所得記錄下來,讓更多的人知道義診團海外服務的的點點滴滴。

 

回到台灣後,每當我發現自己因忙於生活而將當時的感動遺忘時,只要我想起義診團裡同行的醫師、護士和基金會的同仁們。想起他們都仍持續在為唇顎裂的孩子們付出時,怠惰的我,便稍微釋懷。

 

對於他們所做的一切,我不但佩服及心存感謝,也願盡一己之力,讓國際援助計畫能夠長久的繼續下去,讓更多的孩子能夠帶著自信面對未來。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有一天睡覺醒來,你發現自己臉上突然多了一顆超大的青春痘或癑瘡,連很厚的蓋斑膏都掩蓋不了這個痘痘,你當下會有什麼感受和反應?很丟臉?真是醜死了!真不想出門去上班?希望沒人看到這顆青春痘?

相信幾乎每個人都有過上述類似的經驗。不過幸運的是,痘痘或是癑瘡過幾天之後就會慢慢消失了,而且長一顆難看的痘痘其實並不會影響你的飲食作息、生活起居,頂多是有點難為情而已。但設想一下,如果今天你長的不是青春痘,而是在臉的正中間有一大塊裂口,甚至牙齒都突了出來,姑且不論吃飯或是講話會不會有困難,要鼓起勇氣走出家門,面對外界的眼光恐怕就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了吧?

不過事實上,這樣的唇顎裂患者,在台灣幾乎已經見不到了,因為台灣人真的很幸福,在四十多年前,有一位整型外科醫師遠渡重洋來到這裡,儘管當時台灣還很落後,物質環境也相當缺乏,但他為了這裡的唇顎裂患者,毅然決然地留了下來,把最先進的技術引進台灣,就像天使一般,為這些人創造了改變一生的機會。他就是羅慧夫醫師。
 說羅慧夫醫師改變了無數人一生的命運,真的一點也不為過。當然不只是他,包含他之後的許多顱顏整形外科醫師,都徹底改變了這些唇顎裂患者的命運。經過四十年的努力,如今,台灣已經發展了相當健全的唇顎裂醫療照護體系,不只是身體外觀上的修補,病患術後的心理與社交照顧,也都相當的完整與周到。環顧亞洲甚至全世界,台灣在顱顏整形方面的技術,幾乎無人能出其右,甚至連歐美等較先進的國家,如今也常常要派醫師來台灣取經呢。

羅慧夫醫師播下的這顆種子,經過四十年的光陰,如今已經在台灣開花結果,成果豐碩。終於,現在換我們要來接下他的棒子,把這些種子再散佈到世界各地,繼續地發芽、茁壯。


許多第三世界國家人民的生活,就和二、三十年前的台灣沒什麼兩樣。他們多半還在和生命拔河,每天只能過著勉強溫飽的生活,而那些不幸罹患唇顎裂的患者們,因為臉上駭人的傷口,讓他們大半輩子都只能過著暗無天日、遭人歧視、唾棄的悲慘生活。其實,他們只要花一兩個小時進行唇顎修復手術,就可以恢復正常人的生活,一生的命運也就跟著改變了。

從1998年開始,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就帶著過去豐富的醫療照護經驗,組成了義診團隊,把羅慧夫醫師的精神從台灣向外延伸,從越南、緬甸、柬埔寨、菲律賓、多明尼加,到大陸深圳、青島等地,義務幫助當地的唇顎裂患者,從剛出生的嬰兒,到四、五十歲的成年人都有,八年多來,已經不曉得動了多少手術,幫助了多少的病患。

不僅僅是動手術,羅慧夫顱顏基金會更重視培訓當地的人才,希望各地可以成立自己的醫療中心,給他們魚吃,也同時教他們如何釣魚,終於,在各地都慢慢有了很不錯的成果,即使台灣義診團如同候鳥一般一年只能前去義診幾次,但台灣醫師不在時,當地醫師也已經可以獨當一面,為唇顎裂患者進行治療了,這也才是義診團最希望看到的發展。

今年六月,我很幸運地參加了最近一次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前往柬埔寨的義診活動。從義診前的瞭解、準備、打包器械,在柬埔寨時第一次見到當地的唇顎裂患者、第一次進入手術室旁觀手術過程、第一次到鄉下參觀邊境醫院、第一次長途跋涉去訪視術後恢復正常生活的可愛女孩等等,除了親眼目睹義診工作的艱辛與重要之外,更因此認識了幾位熱忱又善良的醫護人員,以及基金會熱忱、執著的社工人員,這段難能可貴的經歷,為我的生命帶來相當大的衝擊及影響。

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參與海外義工服務,但卻應該是最為震撼的一次。在義診的過程中,我看到來自台灣的醫生們,沒有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而是和當地的醫生一起合作無間,完全無私地把經驗和技術傳承給他們。也看到許多大老遠從偏遠鄉下前來求助的病患,他們在手術之後展開了全新的人生。相較於這些躲藏了一輩子的病人,我們能夠擁有健康的身體與豐富的資源,是多麼值得珍惜的一件事啊!

再過四個多月,我的第一個寶寶也即將誕生,最近產檢時,妻子總會不免有些擔心小寶寶的健康狀況,甚至會不會有唇顎裂之類的先天疾病?相較於他的擔憂,我的內心似乎安心沈穩許多,因為我很幸運地經歷過一趟羅慧夫義診的洗禮。我知道,這個即將出世的寶貝,不論他外表有什麼殘缺,只要我們願意用心接納他、照顧他,就算有再大的缺憾,也一定能夠用愛來彌補的。

★原文刊載於
「遨遊天地任我行」部落格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