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台北總會

這次柬埔寨義診之行有一個超級尋人任務,兩位部落客跟著我們不遠千里找尋過去接受基金會協助的唇顎裂患者,終於...在距離金邊150公里的村落,我們遇到了小天使--小荃虹。


原文作者:DearJohn

時間過的好快(我好像經常用這句話當開場白),一轉眼,我從柬埔寨義診回來竟然又過了一星期!因為自己一回到台北就投入沒日沒夜的工作,所以才過沒幾天,柬埔寨的義診之旅似乎已經離自己好遠好遠。也因為這次在柬埔寨時沒有好好的寫下日記,所以也沒法子直接把日記文章貼上來和大家分享,真是感到相當的愧疚。不過或許經過一段日子沈澱之後的心情,比起當下寫出來,會有更多的感觸。

 荃虹小時候

看到Bart最近剛好在寫一個追蹤六年的病患小荃虹的經過,我也來試著寫寫她的故事吧。

我叫做荃虹,是家裡最小的小妹妹,上頭的哥哥姊姊都大我好多,甚至我才剛出生沒多久,就有姊姊已經做媽媽了。我因為是家裡頭最小的女生,所以從小就在大家的呵護與疼愛之下長大,連左鄰右舍、叔叔伯伯都對我抱著一份「關注」的眼神。

隨著我慢慢長大,我才發現,原來我和其他的小朋友長的不大一樣,我的上嘴唇不知怎麼地竟然缺了一個大大的口。因為這個缺口,我沒辦法很順利的吸奶、進食,也沒辦法學說話,更沒辦法和其他鄰居一起玩耍,因為爸爸、媽媽似乎很怕別人看到我的長相,只敢把我藏在房間裡,我只能從牆縫裡偷看外頭湛藍的天空、綠油油的稻田。唯一的朋友是總愛偷跑進屋子裡乘涼的小黃,我每天只能撫摸牠的黃毛,打發無聊的時光。

在我三歲時,有一群外國人來到我們的村莊,他們看了一些鄰居小朋友,最後跑到我們家想來看我。爸爸、媽媽聽說之後,特地從田裡趕回來,有點不好意思地把我從房間裡抱了出來,鄰居們也圍了過來,大家都對著我的臉指指點點,這些外國人則是一臉嚴肅,透過社工叔叔的翻譯,好像是想叫爸爸、媽媽帶我到一個遙遠的地方,有人可以把我臉上的這個缺口補好。

爸爸、媽媽不大相信,也有點不大願意,因為現在正是要開始插秧耕種最忙的時節,但在他們一再的勸說下,又答應補助交通費用和幾天的生活費,爸媽才終於點頭,願意帶我展開這趟冒險的旅程。

 


過了幾天,有一天一大清早,媽媽準備了一些乾糧,天還沒亮就帶著我出門了,媽媽用一塊圍巾把我的臉包住,免得別人看到時會問東問西。我們坐了四、五個小時又擁擠又巔簸的車,終於來到一個很大的城市,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的車子和人,又興奮又害怕。媽媽則是不停的問人找路,花了好大一番功夫,終於帶我來到目的地,聽說這個地方叫做醫院,裡頭有好心又很厲害的醫生叔叔,可以把我臉上的這個缺口補好。

媽媽帶著我在醫院門口等了一會,看到許多其他和我一樣的小朋友和大人,他們的臉上也都有著大小不同的缺口,有的小朋友的牙齒還從缺口凸了出來,看起來有點可怕,不曉得老天爺為什麼這麼愛開玩笑,在我們的臉上做出各式各樣奇特的缺口?看到這麼多一樣來看醫生叔叔的小朋友,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好像和別人沒什麼不同;媽媽好像也放心不少,終於敢把我臉上的圍巾拿了下來,放心的和其他爸爸、媽媽聊起天了。

後來,有一群外國人走了過來,透過翻譯阿姨問我們一些問題,主要都是和我們臉上缺口有關。其中有一個留著鬍子的外國叔叔聽了我的情況之後,就把手上的牛奶送給我喝,大概是從我瘦弱的身體看得出我們家貧窮的情況吧。我坐了一個早上的車,早就又餓又累,一下子就把牛奶喝光了,從來沒有喝過這麼香濃的牛奶呢。後來翻譯阿姨告訴我們,原來這些外國人是從一個很遙遠的國家「台灣」來的,他們是很厲害的醫生,可以把我臉上的缺口補起來。

我其實什麼都不曉得,只知道跟在媽媽身旁,後來走進大樓,有一些穿著白衣服的叔叔用燈光照著我的臉看了很久,他們就是從「台灣」來的醫生叔叔嗎?我不曉得。那天晚上,我和媽媽就睡在這個大樓裡頭,那是我第一次睡在家以外的地方,雖然很疲倦,但心情也很興奮,好像真的有什麼魔法要發生在我的身上了!

第二天早上,昨天那位鬍子叔叔又來看我,而且又送給我一大瓶牛奶,聽阿姨說那是他的早餐,雖然他外表看起來有點兇兇的,可是對我真的很好。不久後,我被單獨帶到另外一個房間,躺在一張綠色的床上,又見到昨天穿白衣服的醫生叔叔,還有另外好多人,因為媽媽不在我身邊,我害怕的放聲大哭,他們在我的臉上罩了一個東西,我一面哭,一面就累到睡著了。

醒來之後,我已經睡在另一個房間了。媽媽緊緊地握著我的手,一面凝視著我的臉,眼睛裡還泛著淚光。我覺得很虛弱,嘴唇地方好像也怪怪的,昏昏沈沈的,就又睡著了。

我在這裡躺了兩天,每天早上鬍子叔叔都會過來看我,而且把早餐牛奶送給我喝,我也慢慢地不再那麼怕他了。不過嘴唇開始愈來愈痛,媽媽帶我去照鏡子,我發現那個陪伴我長大的缺口竟然不見了,雖然上頭還有一些縫線,但至少不再是一個缺口,又興奮又開心,似乎感覺也沒那麼疼痛了。

第三天,我的身體已經好多了,終於可以回家了。幫我開刀的醫生叔叔、送我牛奶的鬍子叔叔,還有好多好多叔叔、阿姨都來送我,還幫我別上一個可愛的胸章。翻譯阿姨和媽媽說,這些來幫我補缺口的外國人是一個叫做「羅慧夫顱顏基金會」的團體,因為他們和其他熱心的外國人,我們才不用負擔醫療的費用。我很想謝謝他們,可是又說不口,也有點害羞,只好躲在媽媽的後頭偷看大家,就這樣離開了醫院,和大家說再見,踏上回家的路。

回家之後,爸爸和哥哥、姊姊、鄰居們都跑來看我,他們看到我臉上的缺口竟然補起來了,都興奮的不得了。終於,我臉上和心裡的傷口都開始慢慢地痊癒了,爸爸、媽媽從此再也不會把我關在房間裡,開始教我學說話;鄰居的小朋友看到我也不再感到害怕,會開始和我一起玩耍,我終於可以和大家一起開心地奔馳在田埂和黃土地上,享受陽光灑在身上的溫暖。

第二年,媽媽又帶我回去醫院,又見到和去年一樣的白衣服醫生叔叔,還有那個送我牛奶喝的鬍子叔叔。我比起去年他們看到我時黑了不少,也長大了一些,臉上那個缺口只留下一點淺淺的痕跡。他們又替我再做了一次小手術,讓我可以更容易說話和吃東西。因為有了去年的經驗,所以我沒有那麼的緊張害怕,就好像只是一趟跟著媽媽出來的旅行一樣。

之後,過了好多年,我沒有再回去過醫院,開始過著和其他正常小朋友一樣的生活,雖然說話時還有一點不大清楚,但至少再也沒有人對我抱著異樣的眼光。每天,我都比別人還認真的學習,只希望可以把小時候那幾年的缺憾給彌補回來。其實,我心裡還有一個最大的希望,就是將來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像那些幫助我的醫生叔叔一樣,成為一個幫助別人的醫生,可以幫忙修補那些像我一樣的病人身上的缺口。我曉得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會繼續努力用功的!

荃虹2006 

後記:
荃虹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女生。她今年九歲,從第一次到金邊動唇顎裂手術至今,已經過了六年的時光。這次,我們和羅慧夫顱顏基金會的朋友,跋山涉水、一路巔簸,開了幾個小時的車才去到她家探望她。原本以為過了六年,從三歲到九歲,她大概早就忘了這些人吧?沒想到她不但記得,還細心地保留著當年基金會送給她的胸章和當年的照片,更沒忘了當時每天送她牛奶喝的鬍子叔叔王志誠導演。看著她開心靦腆的笑容,想到羅慧夫基金會六年前在她身上施下的「神奇魔法」,真的是讓人相當感動呢!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從google快訊裡收到[星洲日報]的報導,「羅慧夫顱顏基金會的用愛彌補義診團」已安然抵達柬埔寨,同時也克不容緩地將大家的心意與期盼,透過穩健的足跡與優質的服務佈達柬埔寨,基金會長期宣導「用愛彌補」的理念也在地生根。
來自星洲日報的報導
義診不只是義診 基金會的金邊義診不只是手術縫補兒童的唇顎裂,更是實地落實基金會創辦人羅慧夫醫師的「培訓當地醫療人才,給他們魚吃,也教他們釣魚」理念,在報導中提到 "羅慧夫顱顏基金會醫療隊於12日抵達我國,這次主要是修補10幾個難度大的兔唇兒童,並以教學為主,有多名來自柴楨醫院的醫師也參加了這次的實際操作"另外也提到"基金會前後贊助我國2名外科醫師...一名麻醉師、2名矯正師和2名護理到台灣學習。....這個醫師團隊已能熟練的為兒童們修補兔唇,彌補了我國醫療上的不足,他們也是我國醫療史上第一批專業的唇齶裂醫療團隊。" 我們期盼透過如此教學、合作的專案,能夠有更過多兒童可以接受唇顎裂縫補的手術,以及術後的照顧與協助,重拾歡樂的童顏與亮麗的人生
編按:
1.引用文中的"我國醫療史"為"柬埔寨醫療史"。
2.上面照片第三章照片(新聞中的最後一張)是高雄長庚醫院的"賴瑞斌" 醫師啦,星洲日報誤植了,幫他正名一下
3.新聞引用來源:柬埔寨星洲日報 http://news.sinchew-i.com/cam/content.phtml?sec=228&sdate=&artid=200606142886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