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見到碧碧,是電子信箱中巴基斯坦醫師寄來的求援信,照片裡的她,臉蛋好小,大大的眼睛上長又翹的睫毛,劃出她可愛的模樣,深棕色的短髮和眼珠子,讓她像極了英氣十足的小男生,但臉上的大洞,外露的舌頭、牙齒、過寬的眼距,卻殘忍地搶走了我的目光。

  

2011年春天尾聲,碧碧不再只是夾帶在電子郵件中的照片,在基金會及各方的協助下,由媽媽與大伯陪同來台治療。四月二十三日,週六夜晚,空氣裡沒有一絲悠閒,我在機場等待從未遠行的三人,愈是接近班機抵達時間,那股無邊的焦慮愈是把我吞噬,擔心著獨自踏上陌生國度的他們,可能已經迷失在世界的某個角落。

 

巨大的焦慮在見到他們的瞬間被擊潰,大伯咧開嘴對我笑,沒有第一次旅行的緊張感,反而一派輕鬆,碧碧由媽媽抱著,還來不及察覺我的善意,媽媽就已經將防衛的面具戴上,神情漠然,好像一隻無畏的母獅保護著她的孩子,任誰都無法靠近;碧碧也用像是看到外星人一般驚異的眼神回應我的問候,臉上淨是五歲孩童的單純天真,殊不知生死關卡近在眼前,生命的試煉即將展開。

 

薯條與爸爸的威力 

碧碧是非常嚴重的眼距過寬、眼眶上下異位、複雜性顏面裂與顎裂病患,抵台後,儘管人生地不熟,也還來不及適應異地的一切,隨即開始接受包括顱顏外科、神經外科、兒童麻醉科、眼科、放射線科、兒童內科、顱顏牙科等的術前檢查。巴基斯坦家鄉與台北五千公里的距離,佛祖與阿拉的迥異,讓碧碧奮力抵抗,世上最先進的醫療設備,在她眼裡都成了可怕的魔王,即便熟悉的母親與大伯在身邊恩威並施,她還是又驚恐又任性地拒絕所有檢查以及任何引誘她就範的可愛玩具。    

 

大家都筋疲力盡之際,我拿出那天中午急忙買來裹腹的薯條,碧碧好奇地接過我的金黃色「秘密武器」,試了一口便一臉滿足,津津有味的一根接著一根,喜出望外的我們原以為契機終於出現,不料碧碧大塊朵頤後竟還是不為所動。正當雙方僵持不下,大伯的手機傳來五千公里外碧碧父親的聲音,碧碧停止哭鬧接過電話,冷靜地,專注地,聽著爸爸。爸爸問,「什麼時候回家?」,碧碧沉默了幾秒,「等我的臉治好了就回家。」碧碧的童音劃破診療室裡的寧靜,結束通話後,碧碧判若兩人,安安靜靜地完成了接下來的檢查。

 

原來碧碧在家中與爸爸感情最好,很聽他的話,爸爸十分寵愛排行老九也是家中最小的碧碧,因為天生的顱顏疾病,爸爸更下令全家成員給碧碧最多的關愛。那是我第一次聽到碧碧的聲音,第一次發現五歲的她也懂得放下自己的任性,完成所有家人的唯一心願。

 

▲完成一天的檢查後,碧碧精疲力盡地睡在媽媽溫暖的懷中。

 

Inshahllah上天的旨意 

完成精密的檢查後,為碧碧主刀的長庚醫院顱顏中心主任陳國鼎醫師於是決定在五月二日進行第一次手術,改正眼距過寬與眼眶上下異位,同時縮小顏面裂與顎裂的間隙,手術十分困難。手術前的說明會上,陳醫師仔細地一一道出手術風險與計畫,「最壞的結果就是死亡。」,媽媽超乎尋常的冷靜,聆聽著巴國在台僑民的翻譯,不發一語,許久之後,她淡然地說,將碧碧帶來台灣就是希望她能接受治療,至於其他一切,Inshahllah,都交給真主阿拉

 

▲手術風險說明會。

 

手術當天,媽媽等待著醫護人員將碧碧帶走前,她緊緊抱住碧碧,輕輕吻了孩子的額頭,喃喃幾句,眼淚就嘩啦啦的落下,也迅速撞擊了我的淚腺,但憑天意,對於母親來說是何等煎熬,如果還有選擇,媽媽是絕對不會那樣釋然地接受孩子可能死去,但她只能無聲的愛著,只能安靜地用眼淚宣誓自己的堅定心意。手術結束已近傍晚,所幸阿拉與佛祖都捎來了好消息,手術後顏面裂隙的寬度從4公分減為1.5公分,兩眼的對稱度也大幅改善,媽媽沒有笑容,仍舊用淚水歡呼。

IMG_6990.jpg 

▲手術前即將進入手術室中,迎接生命的改變!

 

▲第一次手術後碧碧復元十分迅速。

 

緊接著的手術,選在五月三十日修復碧碧的顏面裂與顎裂,雖是第二次,媽媽的忐忑並未減少,又是另一次的煎熬,媽媽在林口長庚醫院的走廊上踱步,臉色蒼白。手術室開啟的那一剎那,看見碧碧臉上的缺口已經縫合,五年來所有情緒和著眼淚洩下,焦急的、難過的、開心的,我也濕了眼眶,謝謝上天的旨意,謝謝祂引領著碧碧一步步從巴基斯坦來到台灣,讓生命的不公平,得以用愛彌補,儘管明年才能再度進行唇鼻整形及眼睛整修,但碧碧已經邁向沒有缺口的嶄新人生。

 
 

▲「現在我是個漂亮的女孩了!」碧碧開心地說。

 

無聲

「我現在是個漂亮的女孩了!」碧碧告訴電話那頭的老爸,意味著團聚也是別離。

 

回國前,碧碧懂事地在重生記者會上,主動張開雙臂,一一擁抱長庚醫療團員,用中文說謝謝,「碧碧接受治療後,我終於可以很放心地感到快樂,真的很開心。」媽媽露出難得的笑容這麼說著。媽媽沒想到,出發來台前鄰居朋友的閒言閒語不僅沒有成真,還在台灣找到如此多的愛與感動,有一個永生難忘的台灣重生之旅。

 

▲醫療團隊、基金會舉辦記者會,一起慶祝碧碧的重生!

 

六月二十九日清晨六點,我目送碧碧、媽媽及大伯離開,臨別前,媽媽的擁抱很貼近心臟,抱著抱著,媽媽又開始流淚,無聲地。擁抱的二三十秒間,媽媽初來到的漠然表情和防衛眼神閃過腦海,也猶記碧碧的每一個抗拒,兩個月像是一部電影快轉,同樣的場景,媽媽臉上換成濃濃的兩行淚,碧碧指著我們的合照叫Tera,現在還能自信地向每個人握手道謝。

 

這是第三次我看媽媽哭,前兩次,是碧碧兩次開刀前後的焦急與擔心,最後一次,儘管無法用言語溝通,她用喜悅的眼淚無聲地道謝,我用大伯教我的普什圖語對她說,“Ta Bo Ma Dera Yadege”,我會想念你們: ) 明年見!

碧碧的重生影片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陳乙杉

大四最後三個月,決定自己畢業就要踏入社會當新鮮人時,偶然看到青輔會的網站公佈NPO海外實習相關訊息,又聽到課堂教授鼓勵我們多闖多看這世界,給了我個契機申請成為海外NPO實習生。在菲律賓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實習共五十天,又在菲國多待了九天,兩個月的海外生活不僅認識許多顱顏患者、志願醫生、菲律賓大學生等,在基金會工作也更瞭解顱顏疾病的背景,發現自己生活在富庶的台灣是多麼幸運,要知足惜福;透過自助旅遊也更認識菲國當地文化,收穫很多,不虛此行。

還記得第一次走進菲律賓羅慧夫顱顏基金會(Noordhoff Craniofacial Foundation Philippines, NCFP)位在馬尼拉的辦公室,對於「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空間感到驚奇。不到八坪的基金會總是擠滿著病患,但空間規劃得宜,分成辦公室、諮詢室、語言治療室、牙醫診間。每天固定都會有志願牙醫師駐診,替接受過顱顏手術的病患們進行術後治療,每兩個星期也會有語言治療師為唇顎裂患者進行語言矯正,諮詢室也不時有病患接受外科醫師的檢查,做術前評估。醫師、會計、社工及助手們各司其職,讓小小的辦公室發揮極大價值。

圖片3.jpg實習前幾周,菲律賓羅慧夫顱顏基金會執行長Miss Mel主要希望我們三位實習生多熟悉認識基金會的運作模式,多看看基金會人員及醫生如何與病患互動,所以工作份量並不是很重。第一天實習,Mel利用簡報告訴我們基金會的歷史及運作,讓我們對菲律賓顱顏患者的背景及菲國醫療體系和社會制度有基礎瞭解。實習第二天,Mel就帶著我們一同去合作的Our Lady of Peace醫院觀察基金會義診情形。在Our Lady of Peace Hospital看到各式顱顏病患等待治療,從早到晚醫師們忙不停,小孩病患也是哭不停,病患家屬一張張焦急等待到開心感謝的臉龐更是透露著NCFP的幫助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一整天下來,很多景象是在台灣長大的我所無法想像,心情很複雜,一方面佩服這群醫生們忙碌之餘願意奉獻自己幫助更多病患;一方面感嘆菲律賓社會貧富差距超乎我的想像,這裡的病患很幸運能夠接受治療,但若是這個國家政府不徹底改善人民生活環境,未來就算基金會再怎麼努力,永遠就只能治標,顱顏病患數目只會多不會少。隔天,Mel也帶著我們進手術房觀摩顱顏手術。這經驗對於第一次進手術房的我相當特別,看著志願外科醫生手拿剪刀及針線仔細地為病患縫合成「正常人」的模樣,雖然這景象對手拿相機拍攝紀錄的我更加血淋淋,但現在回想起他們專注的神情,真的相當敬佩醫生們,他們不僅賦予病患新的面貌,更給了他們人生更多機會。  

圖片1.jpg除了觀摩手術和義診外,我們三位實習生依照各自的實習工作內容進行觀察,也和其他兩位實習生一起對NCFP的運作模式做許多討論。我們發現NCFP扣除醫師團,執行長、會計、助手和社工共五人,因此受限於有限人力,所以執行長Mel必須擔下很多工作。執行長工作常需要與董事會、醫師團、活動贊助商接洽,平時還需寫許多贊助評估報告,工作相當忙碌,不過許多細項作業其實可以分派給底下的社工或是助手執行,如更新網站新聞、臉書訊息、發佈病患故事、上傳基金會照片等。但這些細微工作因為執行長工作繁忙都無法即時處理,但若是要更多人認同基金會理念並加入志工行列,宣傳工作就必須要做到位。我們三位實習生對於這些工作也個別做出許多建議,提供基金會往後參考。   
 

實習時也發現NCFP在菲律賓當地的知名度並不高,若要培養未來志工或是實習生等,除了即時更新網站訊息等工作,也要深入校園宣傳。我們認為NCFP可循台灣羅慧夫顱顏基金會(NCF)模式,先與相關科系學生有連結,如社工、醫學、護理、傳播科系等,將基金會手冊或海報等宣傳品傳閱,讓更多學生對NCFP有初步了解,才能號召大眾加入捐款、志工或實習的行列。菲律賓大學生畢業就業前必須先實習過,若NCFP能和學校合作實習計畫是最直接有效的方式。我想台灣實習生去當地是負責與基金會舊有模式碰撞產生火花的,讓NCFP先思考既有制度的缺陷,在慢慢找尋適合的運作模式,讓NCFP在當地更有前瞻性。

除了修改舊有文宣品,Mel要求我們實習生能替NCFP寫活動企劃。Mel希望未來有機會能仿照台灣NCF,集合病患、家屬等舉辦個別活動,如營隊或相關課程等。但NCFP目前人力不足,每位工作人員的時間因為照顧病患等切割掉,無法有效討論,且Mel及醫生董事們已經為了九月十八日第二屆Miles for Smile: Run for Cleft Patients 2011的路跑計畫忙得焦頭爛額,所以這類的工作可以等與學校實習計畫上軌道後交由當地學生籌劃會更有效率。

圖片2.jpg因為青輔會海外NPO實習計畫認識同在馬尼拉的佛光山實習生,有機會帶領她們參觀NCFP,也因為如此,剛好也讓我更確定NCFP的定位有些許模糊。因為一進辦公室,只會發現很大的「The Smile Train Craniofacial Center」標誌,NCFP只佔聚小小角落,讓人誤以為來到別家基金會。微笑列車是NCFP最大的資金贊助夥伴,每年需要向The Smile Train做年度報告,辦公室也是The Smile Train給的,所以標誌相當大。但坦白說,若NCFP沒辦法獨當一面,未來基金會發展會受限,大眾會無法分清楚The Smile Train與NCFP的差異。  

1.jpg  我們三位實習生除了對NCFP的發展共同進行討論與建議,各自也負責將分內工作做好。實習剛開始就清楚的知道我的工作是要幫忙利用相片紀錄NCFP的工作狀況,並且從家庭訪問中撰寫病患的背景故事。實習兩個月,無時無刻都拿著相機捕捉病患、NCFP工作人員及醫師們的互動。透過鏡頭,我能更專注的及仔細地將基金會的日常生活給記錄下來,很平凡,但事後看照片卻又發覺基金會所做得一切又是那麼的不平凡!除了照相,我也負責整理編輯病患故事,還有做家訪、親自訪問病患家屬,寫出他們的故事。印象很深的是訪問一位媽媽,她的兒子已經四、五歲了,卻因為臉部嚴重的顱顏缺陷以及腦部的問題,至今都無法睜開眼睛看世界、無法走路、更無法獨立照顧自己,連基金會的醫生評估後也只能說盡力延長小孩壽命。接受訪問時,因為媽媽不會說英文,所以訪問時我透過社工的幫忙將英文翻譯成當地語言Tagalog,雖然一切都是間接進行,但從媽媽的臉部表情及語氣中,讓我深深地體會到自己是多麼的幸運,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不需要令家人操煩。

2.jpg工作之餘,兩個月下來我們也走遍許多觀光景點。基金會的醫生及員工都對我們實習生很照顧,七月份常帶我們認識當地的朋友們,找時間帶我們看看馬尼拉的風景;八月也舉辦了員工旅遊,和大家一同去看壯觀的Taal火山;也有機會到北方的蘇比克自由貿易區參觀合作的基金會。平常週末假日,我們三個實習生也做足功課,自己利用大眾交通工具將Metro Manila可以玩的地方都走遍,每個認識我們的當地人都覺得我們很厲害!兩個月,不僅英文溝通更流利,我們更交到了一群朋友、認識了一群值得敬佩的社福工作者和志願醫生們,更幸運的是和另外兩位實習生成為好朋友,收穫真的很多!  

順道一提,八月中實習進入尾聲時,很幸運的我們三位實習生見到從美國飛來菲律賓的羅慧夫醫生(Dr. Sam Noordhoff)夫婦,以前都是從書籍中知道羅醫生為台灣的四十年奉獻事蹟,卻沒想到能和羅慧夫醫生談話,也和羅慧夫奶奶用台語談天。看到八十幾歲的羅爺爺還親自跟著基金會的醫生們去看診,羅奶奶也在旁攙扶,畫面真的好令人感動!我何其有幸能夠認識他們,今年的暑假真的好有意義!3.jpg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林奕呈

每個同學、親戚聽到我要去菲律賓實習的第一個反應是不可思議,因為畢竟耳聞當地治安不好,窮困造成的各種社會問題等等,給人負面的印象,讓準備前往實習的我們感到有點擔心。

一切準備就緒後,我們還是攜帶一支「電擊棒」作為防身的武器,一心希望不會派上用場,也開始對於我們要實習的地點有些不安。出發前先做了功課,網友們都說一出馬尼 拉機場就會有許多計程車司機有爭先恐後拉客情形,而上車前一定要先講好計價方式等等,但因基金會已安排司機接機,所以一開始雖然一度有找不到司機的情形; 有了在菲律賓經商的台灣人幫忙,很順利的搭上我們的座車,前往宿舍與當地基金會的執行長見面。

心情是期待的,想快快看到新的宿舍和實習的環境,但路上的交通卻  是不配合,而且是亂的可怕!一趟四十分鐘可抵達的路程,卻整整塞了兩個多小時,不是因為號誌燈故障或陸上有意外事故,原因卻是隨招隨停的交通工具造成的,車子在路中央放乘客下車,後面行車就會禮讓,一台兩台到無數台這樣的下車現象,造成了馬尼拉道路擁擠,「可怕的交通」便是我們對菲律賓的第一印象。

 

關於工作

因為提早一兩天抵達菲律賓,我們就先到當地基金會的辦公室熟悉環境。這次提供實習機會的單位為「羅慧夫顱顏基金會(Noordhoff Craniofacial Foundation)」,不管在醫療還是宣傳等方面都已有很健全的發展,近幾年來則開始進行國際合作的計畫,而我們所實習的「菲律賓羅慧夫顱顏基金會(Philippines Noordhoff Craniofacial Foundation,簡稱NCFP)」就是其中一個計畫。

圖片1.jpg我們前兩週工作內容為觀摩及熟悉整體的工作環境及內容,因為NCFP大部分的工作內容都與醫療有關,所以一開始我們就參觀了基金會合作醫院及義診,並觀察基金會的社工與病人如何互動等等,更進一步,我們還進手術室觀摩整個顱顏外科手術的進行,對所學非醫學或社工專長的我,真的是大開眼界!  

從第三週開始,當地的執行長希望我們協助整理PPT等文件檔,並做出能到企業提報的簡報檔,幫助NCFP九月中舉辦的路跑活動做募款及宣傳等用途;另外,因為NCFP基金會官網建製還有些需要改進的地方,執行長不時的與我們討論如何讓網站變得更好使用,讓不認識NCFP的民眾能透過網路取得資訊,並成為另一個宣傳NCFP的重要窗口。

圖片4.jpg除了這些工作外,我最重要的一樣工作大概就是製作企業宣傳影片了,執行長告訴我當地人喜歡看圖像吸收資訊勝過於一堆文字,因此影像會比文宣品來得更有說服力;影片的製作過程一波三折,字幕修了又修、照片也不停更換,但最後還是順利的做出一支,能讓人了解NCFP整體發展、幫助對象及項目的影片,當時剪片過程中擔心不能完成的壓力, 在影片剪輯完成以後都一掃而空了!  

在實習快結束的前一週,執行長也安排了我們到其他NPO海外基金會參觀,順便來趟觀光之旅!我們所參觀的基金會是位在蘇比克的「Helping Hands Healing Hearts」,主要幫助的內容很多,像是心臟疾病的患者,或是因營養不良造成的發育不全等等,這次HHHH剛好有位病患要與NCFP合作治療,需要密切討論和了解病患情況,我們才有這次參訪的機會。

  圖片3.jpg

▲羅爺爺與羅奶奶來到菲律賓,正在觀賞實習生為基金會做的影片。

總的來說呢....

在菲律賓,我看到的是極大的貧富懸殊,雖然台灣也有這樣的現象,但和菲律賓相比,台灣人真的富足許多,生活品質及各方面條件都好太多了!但這樣的現象 可能也跟當地的信仰有關,因為受過西方殖民統治,當地人大多是天主教徒,當地朋友說當地人屬於「消極」的天主教徒,也就是假如家中有五人,其中有一人在工 作,那麼其他人就不一定會出去工作,因為其他人相信工作的那個人,是上天派來的天使,要來來救助整個家庭。當我聽到這樣的觀念十分震撼,畢竟在台灣雙薪家 庭十分常見,每戶人家當然是希望家中每個人都要能經濟獨立,只要能力許可,比較不會出現只依賴某人來撐家計的情況,也因為民族性的關係,菲律賓人比較樂天 開朗,玩樂可能比認真工作來得重要,就算沒錢也要逛百貨公司,吹冷氣在裡頭隨便走走也好,這樣的觀念在當地百貨一早開張時能被證實,一堆閒閒沒事的人們坐 在外頭發呆等待,好像都不用工作一般,景象非常特別!

另外,在生活方面,整體條件來說非常的髒亂,只有少數高級區及殖民後代所居住的外國區域條件很好以外,其他地區則每逢下雨就淹水,水深及小腿肚甚至可 能更高,因為下水道沒有整治的很好,又乞丐都在路上便溺的緣故,當地朋友都會告誡我們千萬不要碰到這些髒水,一下雨最好都不要出門,曾經有外地人傷口碰到 髒水,身體沒有抗體而喪命的前例,聽來十分嚇人!

經過這趟海外實習,我覺得自己很幸運,且生在台灣這個安全又富足的國家,我們有好吃又多元的食物、良好的生活條件,還能接受教育,和當地貧窮人家比起 來,真的要非常的感恩!不僅如此,我也很慶幸自己有能力能幫助別人,或許十分微不足道,但卻可以感受到自己小小的力量卻能發揮大大的影響力,這種感覺真的 很不可思議;同時,不管是想法方面,還是獨立在外生活的能力培養,我都能感覺到自己在當地的成長,最後我要感謝台灣的NCF開始了海外合作計畫,因此我們有機會能到菲律賓當地實習,也要感謝青輔會提供這次機會,讓我能發揮專長並體驗不同文化!

 

圖片6.jpg

▲台灣實習生們與菲律賓顱顏團隊開心大合照!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陳彥錚

當初看到「NPO海外實習」的活動內容加上去年參與的人分享的經驗,覺得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不但能透過實習應用所學、從中學習,同時也能體驗不同的文化。在報名階段選擇實習機構時,依照科系條件、興趣以及自身經驗來做篩選後,最後選擇所有條件以及自身經驗最符合的「羅慧夫顱顏基金會」。

面試時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當面試官問我說:「你為什麼會選擇我們?」,我的答案是我對INPO的營運很有興趣,希望透過這次能學習到更多東西。面試官在我回答完後給了我一個觀念: 在台灣學生們認為「實習」是透過工作學習新的知識、技能,但在國外「實習」則是你要會應用所學,替公司或組織貢獻專長。這個問題當我一到菲律賓的羅慧夫基金會時,負責督導我們的基金會執行長Mel就直接問我說:「你可以為我們基金會做什麼?」當時我就我的經驗回答:「我有參加校內學生組織,所以對整個組織系統及運作較有經驗。我也參與過不少校內、系上活動,學會設計活動內容。」

這個在台灣不管在社團或是一個組織,我們常常都是按照別人的指示做事,或是跟著學長姐教的方式去做。當別人突然問說:「你有什麼不同於他人的專長可以幫助一個組織或是公司?」瞬間卻沒有辦法回答出來,因為我們很少去思考自己有哪些和別人不一樣的經驗、能力是可以應用的,或是就算有一樣的經驗、能力,如何做出更好的應用。

圖片1.jpg  實習第一、二個禮拜,我們先熟悉基金會的運作,並參觀和基金會合作的醫院。當我們到菲律賓公立醫院Philippine General Hospital參觀時,病房的景象給我們的第一個想法是:這不是電影中出現的醫院場景嗎?真的很像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場景,病房裡面有20個左右的病患,沒有隔廉,醫護人員人手不足,很多病患在等待開刀的樣子。而另一個合作醫院OLPH我們則是參觀唇顎裂開刀手術以及手術房,手術房門沒有全關加上我們竟然能在兩間手術房輪流跑都讓我覺得菲律賓的公立醫院醫療環境控管的嚴格度和台灣相較之下還是有些差距阿!

我的工作主要是觀察整個組織的行政體系後給予未來發展建議以及官方網站和宣傳品的建議。一開始和執行長Mel討論工作內容時,Mel便表示因為基金會成立才將近五年,很多事情都剛上手,加上人手不夠,所以不管是內部或是外部都有需要加強的方面。圖片5.jpg  

這次的實習經驗讓我學到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以各種角度來思考一件事情。當我們在討論如何修改針對不同對象的簡報的時候,就必須站在對方的立場去想對方需要和不需要哪些資訊,各種宣傳品也必須針對不同對象而改變。在大學參加社團時,只要以學生為對象來想就好,但經營一個組織很不容易,要讓一個組織能長久發展並且有更好的知名度,就必須和很多企業、機構、活動合作,吸引不同群眾的關注,這是這次實習最有收穫的部分。

還有一點很重要的就是和新的工作夥伴開始工作前,一定要熟悉彼此的專長及經歷。在我開始工作前,Mel就有問我我的社團經驗還有專長,希望我可以協助哪些部份此外,很感謝另外兩位實習生,他們豐富的經歷還有本科的專業都讓我的實習生活更加精采。工作時能互相討論給予最好的意見,工作以外生活上互相幫忙互相照顧,多認識一位朋友真的就像多讀一本書,多認識一個領域。

 

圖片1.jpg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irst2011-010.jpg  

 

優呼~~~

國際園丁部落格入圍了今年的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公共參與類的初選囉!在這裡除了要感謝評審大大們的青睞,更要向每個國際園丁致意,因為有你們的熱情支持,我們一步一步跨出台灣,把愛帶給落後國家一個個需要幫助的顱顏患者。也藉由國際園丁部落格的紀錄,希望把每一次的感動留下,讓大家真正體會付出的美好。

 

不管得獎與否,我們會繼續堅持用愛彌補的理念,溫暖海外顱顏患者的人生唷!

 

第六屆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活動首頁:

http://blogaward.chinatimes.com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re_OP.jpg小約翰在2008年3月呱呱墜地,他出生在距離菲律賓首都馬尼拉東方約25公里的黎剎省(Rizal)安堤波羅城(Antipolo),是媽媽第三個也是最小的兒子。迎接家中新成員總有的喜悅與期待,在見到患有雙側唇顎裂的新生兒小約翰的那一刻,轉為一股深沉刺骨的痛苦,雖然如此,媽媽沒有氣餒,開始和家人們一起尋找適當的治療方法。在尋找過程中,他們找到了曾經接受台灣羅慧夫基金會資助來台受訓的醫師Bernard Tansipek,小約翰與目前和菲律賓羅慧夫基金會(NCFP)合作的他就此交會。

 「在與外科醫師會診前,眼淚陪我度過每個夜晚。」媽媽透露,「我那時也很擔心手術的花費,與醫師的談話後,我漸漸學習接受孩子的命運…而且醫師說,一個裂縫只不過是出生時的缺陷,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投入時間和努力,完成寶寶的治療。他也跟我們保證,菲律賓羅慧夫基金會的合作夥伴─微笑列車,將會贊助並進一步幫助那些無法負擔手術費用的病患。」

▲小約翰手術前照片。

2008年7月,在佩帶了幾週目的為改善治療結果的術前矯正器後,小約翰接受了唇裂修補手術。2009年的6月,他完成了另一個成功的顎裂修補手術,小約翰的父母欣喜若狂,也非常感謝菲律賓羅慧夫基金會,讓小約翰可以接受高品質的治療及微笑列車補助的夢想成真。

John3.JPG  

  ▲小約翰手術後。

從那時起,小約翰的媽媽就成了唇顎裂治療的提倡者,也已經轉介約40位唇顎裂及顱顏病患至菲律賓羅慧夫基金會管理的顱顏中心(Our Lady of Peace Craniofacial Center)。「自從小約翰開始接受治療起,我也開始為NCFP及微笑列車的理念發聲,並證明那個理念為我們做過這麼多…每當我看見一個唇顎裂患童,我試著與他們的父母溝通,介紹他們尋求NCFP的協助。我鼓勵他們地說,在微笑列車的費用補助下,貧窮不會是問題。」小約翰媽媽在一群志工及患童父母面前這樣說。

abby-John'smom.JPG  

▲小約翰媽媽將愛傳出去,與志工及患童家長們分享經驗!

現在,只要小約翰媽媽有時間,她都會到NCFP當志工,協助基金會及其他患童家屬。媽媽對於小約翰手術成功的喜悅給了其他患童父母最好的證明,她對他們說,「在為人母最低潮的同時,我找到更好的自己,那就是去擁抱難題,為了我的小孩而堅強,這也是為什麼我對那些和我一樣有相同問題的父母伸出雙手的原因。」

John1-1_blog.jpg  

▲小約翰看書的可愛模樣!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此時此刻,在台灣的土地上,正有從世界各國前來長庚醫院顱顏中心學習的外科醫師、矯正牙科醫師,以及語言治療師,為了自己國家無法得到適切治療的顱顏患者們,他們離鄉背井,甚至忍受了與親人小孩分離之苦,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度。也因如此,種子醫師們把握著每分每秒,不斷在醫療技術上有所精進,回國後能讓更多病人得到高品質的治療。

「我也想參加!我們也想看看社工人員如何藉由舉辦活動,促進親子間互動或是同儕的互動。」更讓我們感動的是,當這些海外來的醫療種子聽到基金會即將舉辦台灣顱顏家庭一日遊時,紛紛熱情參與,他們都知道了,除了手術、醫療,基金會提供的服務,也是一個不可或缺的小小螺絲釘,可以把整個醫療團隊的愛心,鎖得緊緊的,患者的缺口,由醫師護士們修補,心裡的傷口,卻需要每個人用愛敷上,才能癒合。

於是,來自菲律賓印尼蒙古柬埔寨的種子醫師,還有一名也在長庚顱顏中心受訓的立陶宛醫師,一起參加了初夏的五月中旬在宜蘭北關農場的顱顏家庭一日遊,那天,我們一起,不分國籍,載著愛出發!

除了懷抱著滿滿的關懷,興奮與好奇成了這些阿豆ㄚ的嚮導,當遊覽車穿過雪山隧道後,映入眼簾的是與台北截然不同的綠山環抱,從蒙古來的兩位種子醫師,因為生長在沒有臨海的國家,看到美麗的海岸線的興奮,讓他們紛紛按下快門,拍下美景當前的感動,也為這天的活動揭開了序幕。

 

▲執行長介紹各國種子醫師上台。

左至右分別是Dr Ayanga(蒙古外科醫師)Dr Handa(印尼外科醫師)Dr Bulgan(蒙古語言治療師)Dr Faye(菲律賓外科醫師)Dr Sythan(柬埔寨矯正牙科醫師)與來插花的Dr Rimante(立陶宛外科醫師)

 

當天的活動分為上午的競賽遊戲與下午的闖關遊戲,儘管不懂中文,國外醫師們仍能從大家的動作中猜出大意,用世界的語言-愛,配合所有活動。

 

▲顱顏青年賢伉儷聯手主持,活潑的個性與絕佳默契炒熱現場氣氛。

 

▲現場笑容滿溢:)

 

▲「我應該脫下襯衫幫他們湊長度嗎?」種子醫師Dr Ayanga說。

下午的闖關遊戲共有五關,種子醫師們好奇地去看每一關活動的設計,更實際參與了兩人三腳」關卡,親身體會團隊合作與協調的困難度。

 

種子醫師們登場。「一,二,一,二」我們是印尼、立陶宛、加菲律賓隊。

 

▲柬埔寨加蒙古隊。

 

▲挑戰進階的四人五腳關。

 

▲好還要更好,我們要最佳的團隊合作!五人六腳挑戰中!

一年一度的顱顏家庭一日遊就在大朋友與小朋友的歡笑聲中結束,種子醫師們與69個家庭238名大人小孩一起同樂,一起在這個活動中,更認識基金會的服務和理念。「看到這麼多個顱顏家庭一起出遊同樂,我們回國後,也想舉辦類似活動…。」當阿豆ㄚ種子醫師遇見台灣顱顏家庭,碰撞出愛的火花,希望將來也能在世界各個國家的天空,劃出一片燦爛:)

 

▲來台灣受訓,讓人難忘的這一天!


培訓更多國際種子醫療人員,幫助更多顱顏病患,請加入「國際園丁」的行列!http://ncf2010.pixnet.net/blog/category/395480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不久,看見新聞蹦出「浙江夫妻聯手悶死出生4天女兒」的消息,這對夫妻經濟條件不好,因為生產已經花了不少費用,得知期待已久的第一個孩子有唇顎裂時,心情低落,一想到將來小女嬰要花那麼多錢做手術,竟無理又狠心地選擇悶死親生骨肉,在來到這個世界4天後,女嬰有機會綻放光彩的人生,宣告終結。

 

生長在科技、醫療進步的台灣,我們除了不捨更是驚訝,正當台灣唇顎裂手術及照護的國際高水準受到矚目,台灣的唇顎裂患童都健康快樂長大的同時,世界上許多唇顎裂患者,還無法接受高品質的唇顎裂手術及團隊醫療照護,許多乍到人世的新生兒,被遺棄,更有許多小生命,甚至還呼吸不到這個世界的空氣,就已經被放棄。

 

而中國,世界人口第一大國,地域遼闊,複綜錯雜著政治、經濟、教育、社會因素,可想而知,在中國發展完善的唇顎裂醫療照護,任務有多麼艱難。然而,這個看似不可能的任務,台灣也在三四十年前相似的時空背景下挑戰過,如今幾乎所有的唇顎裂患者和家庭,都正享受這個得來不易的夢想果實。


讓夢想發芽,需要一群有熱情與理想的夥伴,一筆一筆勾勒出未來的藍圖,才能築夢踏實。所以,在四月初,我們帶著對無辜生命的不捨與愛心,還有滿腔熱情,與多年來的戰友長庚紀念醫院顱顏中心,共同舉辦了兩天的「兩岸唇顎裂醫療願景論壇」,藉著與大陸種子醫師及其他醫院領導一同腦力激盪,跨出邁向高品質且完善的中國唇顎裂團隊醫療照護夢想的第一步。

 

長庚醫院牙科部黃烱興部長分享顱顏中心發展史。


 

兩岸唇顎裂醫療願景論壇以嶄新的方式進行。
    

我們邀請到中國七間三級甲等醫院(*),包括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九人民醫院、四川大學華西口腔醫院、西安交通大學口腔醫院、青島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武漢大學口腔醫院、南京醫科大學口腔醫學院、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共16 院長、副院長及主任級的外科與矯正牙科醫師,拋下平日繁忙的公務,離開自己長久以來因循舊有思想和習慣的場域,齊聚台北烏來。

   

▲相見歡,曾來台學習的大陸種子外科醫師,深圳鄭蒼尚主任(圖左 )南京萬林忠副主任(圖右 )自我介紹。

 

▲曾來台學習的大陸種子外科醫師,青島孫健醫師(圖左)深圳梁志剛主任醫師(圖右)也藉此機會認識彼此。

 

會議中,也特地安排朝邦文教基金會的專業引導師主導,除了長庚顱顏中心成功的經驗分享外,更以開放及參與式的討論方式和工作坊,讓所有與會人員,找回熱情、凝聚共識,從過去十年世界與中國的唇顎裂環境掃描與趨勢分析,到建構中國唇顎裂醫療五年後的理想願景,從發現邁向理想未來的困難與挑戰,到建立排除困難的行動策略,一步一步在現況艱難所產生的無力感中,一起找回初衷,找到彼此互相支持的動力。

▲朝邦文教基金會執行長吳咨杏,同時也是國際認證的專業引導師,介紹此次會議流程。

 

▲大家一起參與了世界、中國、及自己醫院在唇顎裂醫療發展上的歷史回顧。

 

▲聚精會神地討論當中。

IMG_4322.jpg   

▲長庚醫院醫療決策委員會陳昱瑞主委分享顱顏中心成立過程的困難與因應策略。

 

▲開放空間會議,將議題分組討論。

 

▲每個人都可以提出自己關心或想要討論的議題,召集成員進行討論。

 

▲長庚顱顏中心陳國鼎主任正在進行小組討論報告。 

在團結而目標一致的氛圍下,我們一起劃出下一個里程碑,許下這些願望,在2016年,中國的理想唇顎裂醫療景像,將建構完成具有國際地位的聯盟及平台(China Cleft),並完成此平台包括治療模式、團隊醫療等的標準作業流程,普及社會關懷與重視等,讓更多廣大的中國唇顎裂患者受益。

 

▲完成願景之建構,大家正在投票決定最重要並且急迫的目標。

IMG_4367.jpg  

▲正在針對願景目標提出具體的行動方案之討論。

 

▲南京醫科大學口腔醫學院王林院長報告願景目標之行動方案。

 

   

「我在這個會議上,看見了愛心與雄心,我承諾將不遺餘力!」

 

「讓我驚訝的是,長庚醫院就算是不參與合作,各方面水準也是遠遠超越我們,所以非常感謝基金會與長庚的幫助之情…」

 

「我一定會做好自己本身的工作,也支援他人。」

 

「從以前就是做唇顎裂,以後也會是,我將為唇顎裂孩子而活!」

 

會議最後,所有的人說出參與此會議的驚喜與承諾,我們在他們臉上也看見夢想的力量,夢想將不只是夢想!

   

▲大家攜手連心,共創理想的未來!

 

*註:中國三級甲等醫院為病床數在501張以上,向幾個地區提供高水準專科性醫療衛生服務和執行高等教育、科研任務的區域性以上的醫院。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想幫助海外唇顎裂或顱顏患童重拾微笑嗎?你想擁有一個充滿生命意義的夏天嗎?你想了解基金會如何提供服務,創造新的人生嗎?你想走出台灣,體驗國際村的生活,蒐集不一樣的感動嗎?

今年羅慧夫基金會參與行政院青年輔導委員會實行的「青年海外實習計畫」」,將提供3名實習機會給30歲以下的在學青年,在炎炎夏日中貢獻所學,親自體驗國際救援的苦樂及實際參與基金會運作,幫忙世界創造更多純真的微笑!

 

我們需要的小幫手需具備以下條件:英文聽說讀寫能力優良,具團隊合作精神,良好溝通協調能力;個性獨立成熟,能快速適應環境;具優良電腦及影像製作技能,需有參與網路社群相關經驗等。

實習地點:本會海外長期合作對象菲律賓羅慧夫顱顏基金會

實習時間6月至8

名額及所需專長

  實習青年專長/領域
工作內容


1 大眾傳播、行銷或社會工作   
  • - 規劃並執行NCFP暑假之路跑募款活動(Miles for Smiles),協助相關活動執行細節、紀錄、評估
  • - 製作宣傳文宣及電子報,撰寫NCFP相關新聞及病患故事
  • - 規劃NCFP之相關宣傳活動
  • - 參與醫院顱顏中心門診,提供社工需要之協助
  • - 參與微笑吉普車至偏遠地區家訪活動
  • - 其他督導交辦事項
2 組織發展及管理
  • - 評估NCFP組織發展現況,並建立未來發展策略
  • - 行政系統及政策建立、資料建檔,並撰寫相關文件、手冊
  • - 協助醫院顱顏中心之相關行政事務
  • - 協助舉辦暑假路跑募款活動(Miles for Smiles)
  • - 其他督導交辦事項
3 語言治療   

  • - 協助語言治療師評估及研究資料處理
  • - 參與醫院顱顏中心語言治療課程
  • - 與社工合作發展並宣傳語言治療之課程或營隊
  • - 協助舉辦暑假路跑募款活動(Miles for Smiles)
  • - 其他督導交辦事項

 

參加辦法:

(1) 申請時間及方式:即日起至48日(以郵戳為憑)備妥申請文件(報名表詳「100年與NPO合作青年海外實習計畫」附件215)郵寄至本會第四處(100台北市徐州路514樓)及註明「與NPO合作青年海外實習計畫」,並將報名表 e-mail至本會npointern@nyc.gov.tw信箱,非該段時間內報名者不予受理。

(2) 青年每人最多得填寫2個實習機會。

(3) 審查:各NPO將於48-425日辦理審查(含書面資料審查及面試),預定於4月底前公告錄取名單。

(4) 行前培訓:獲得實習機會之青年需全程參加青輔會舉辦行前培訓(預計528日,舉辦地點另行通知),否則取消補助資格。另也需在實習前至本基金會台北總會進行行前訓練,學習相關知識(時間另訂)。

(5) 補助額度:每名給予1.5個月實習津貼(每個月實習津貼1.8萬元),及補助台北至海外工作地點直接來回經濟艙機票費用上限2萬元。

(6) 實習生之權利義務,詳見「100年與NPO合作青年海外實習計畫」。

 

詳情請上青輔會官方網站(http://www.nyc.gov.tw)、iYouth青少年國際交流資訊網(http://iyouth.youthhub.tw),或電洽02-23566259青輔會第四處郭瑋芸。有任何問題也歡迎來電基金會詢問02-2719-0408*238林小姐,或寫信至terayj.lin@nncf.org

 

報名表及相關文件下載請至:

http://www.nyc.gov.tw/311.php?forewordID=4037&forewordTypeID=168&secureChk=f7ca2a7e7013c1f3c4592e0dedfc751d

 

快來加入最熱血的菲律賓微笑團隊吧!

種子培訓1.JPG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國際園丁又有新幫手加入囉!SOGO百貨在兔年開春之際,捐出五隻好運兔,並邀請國際園丁公益代言人Janetwawa劉瑞祺、葉晏孜、趙屏蘭、吳豐猷等4位著名插畫家為可愛兔子們重新穿上新衣,義賣所得將幫助更多海外唇顎裂患者重拾笑容。

 

圖左趙屏蘭作品,圖右葉晏孜作品。

圖左wawa劉瑞祺作品,圖右吳豐猷作品。

五隻風格各異、色彩繽紛的胖胖兔,抬頭仰望的動作和表情,像極了每個天真可愛的唇顎裂患童,讓每個人都忍不住想要來個大擁抱,臉上更會不禁露出微笑。國際園丁愛心大使Janet也為純真的海外唇顎裂孩童們彩繪了一隻好運兔,因為每每想到小時候大塊朵頤美味西瓜而滿臉西瓜汁的畫面,總讓她會心一笑,Janet特地畫了一隻西瓜兔,「我的人生中最喜歡做的一件事是就是笑,希望海外更多需要幫助的唇顎裂患童,也能擁有開懷的笑和一個美好的未來」Janet說。

 

▲將將~~~~~Janet與基金會執行長一同揭開神秘好運兔-Janet親手彩繪的「西瓜兔」!

 

▲Janet開心擁抱西瓜兔!

▲兩隻無辜的可愛兔子!

 

▲宏碁集團施振榮先生(左三)、羅慧夫基金會董事長葉紫華(中)、SOGO董事長黃晴雯(右三)一同響應慈善義賣活動。

每隻獨一無二的兔仔的愛心義賣價新台幣3萬元起,歡迎國際園丁們認購或是捐款,號召親朋好友們一起認養好運兔或加入國際園丁行列,讓兔年的好運擋不住唷!

 

這五隻幫助海外唇顎裂患童的兔仔們,在39日前都在SOGO復興館9樓和風花園旁展出,也歡迎大家到現場感染一下兔仔們圓圓滿滿的愛心福氣!

 

認養專線02-2719-0408分機228231238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0_epaper.jpg

▲點我!知道更多!

兔年新春紅包怎麼用?除了犒賞自己一下,海外的顱顏生命鬥士們也需要我們暖呼呼的紅包祝福唷!

 

想讓自己的紅包更有意義嗎?請加入羅慧夫顱顏基金會新春紅包傳情活動,您可以選擇捐款,或擔任「國際園丁募款大使」,成立「個人募款網頁」,一起號召親朋好友加入國際園丁資助人的行列。

 

新年有愛心,讓您更開運,愛自己也愛需要幫助的他們喔~~~

 

-詳情請上官方網站查詢-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結束外省義診後,一行人浩浩蕩蕩回到金邊,場景又回到熟悉的金邊國家兒童醫院,基金會的十年有成,寫在我們培育的種子醫師臉上,沉穩自信,更包覆著愛的光芒。比起偏遠的外省義診醫院,金邊國家兒童醫院的設備及資源竟然也算得上是豪華等級,讓義診工作從一陣忙亂轉趨平穩,事前安排好的十一位唇顎裂患童,也已經如期住院,沒有大量的病患突然出現求助,這樣看似簡單但卻難得的秩序,成為一種奢華的享受。

用愛彌補!正在柬埔寨金邊國家兒童醫院中進行....

跟隨基金會「用愛彌補」義診團出團也是多年的林口長庚整形外科羅綸洲醫師,幾乎每年都會回到這個熟悉的地方。十年前瓦那醫師來台受訓,跟著羅醫師學習,羅醫師變成瓦那醫師心目中的英雄,瓦那醫師也成為柬埔寨第一位唇顎裂專科外科手術醫師,隨著時間蛻變為用愛照料每位新生如花朵的柬埔寨唇顎裂患童的辛勤園丁,這樣持續督導進步的傳承未曾改變。

▲羅綸洲醫師與瓦那醫師的師徒情,在言談及工作中流露。

停留在金邊的最後一天,我跟著基金會聘請的社工兼臨床協調員─阿琳,在醫院各處查訪病患,或許因為柬埔寨多數信奉佛教,對於陌生的臉孔,病患及家屬在好奇的注目後總會用一抹溫和微笑做為招呼,這樣的溫暖融化了外來人的突兀與跟隨著的防備心,「蘇ㄜ司爹」,我衝口而出的問候帶著可笑口音,縱使唯一會的柬語只有這一百零一句,也要一一向每個與生命搏鬥的勇士們致意,讓他們知道我們在乎,路上還有這些陌生但是充滿愛的臉孔互相扶持。

▲社工兼臨床協調員阿琳在醫院巡訪病患並提供家屬衛教資訊。

 nEO_IMG_IMG_1750.jpg

病房角落裡,一對長相神似的母女檔正在等待下午的手術,小女嬰和媽媽一樣有一雙大眼睛,我一進門,小女嬰那雙明眸就緊緊盯著我,像是看到玩具般驚喜,眼神裡除了好奇再也裝不下別的,我走向左邊,她的好奇也轉向左邊,我走向右,她隨即一百八十度轉頭繼續瞧向我,最後,不管唇上的開口多大,她反射性地裂開嘴,對我笑,那一秒,我深刻體會到,無論國籍,無論說著地是「你好」或是「蘇ㄜ司爹」,我們都是人,血肉之軀,會笑會流淚,傷痛沒有國界,都需要別人伸出援手。 

 

▲小女嬰緊盯著我不放,對著我呵呵笑:)

   

小女嬰是此次金邊義診的最後一檯手術,在麻醉後送進了開刀房,媽媽穿著綠色的無菌衣坐在術前準備室中等待,顯得有些無助,過不一會兒,她焦急地開始啜泣,為人母的擔心與煎熬在準備室中滿溢,我鼻子一酸,無奈只能伸出雙手擁抱,阿琳見狀,沉穩地開始用言語安撫,平靜地解釋無數成功案例,我的「蘇ㄜ司爹」完全派不上用場,心裡只慶幸著,幸好基金會也用心培育了社工兼臨床協調員,能給這些特別的父母們,多一些些支持。

▲可愛的母女檔,小女嬰有顆圓圓臉但身軀卻十分瘦小...

終於,母親破涕為笑,我感謝著金邊國家兒童醫院的種子醫護人員,如此認真用心,將「用愛彌補」醫療團及基金會「扶植當地種子,讓在地人幫助在地人」的精神延續,台灣的愛心在柬埔寨落地生根,越發茁壯。

▲阿琳細心耐心地為患童做簡易護理。

▲柬埔寨金邊義診暨手術指導,用愛彌補11個生命及家庭。

 

苦痛沒有國界,只有愛得以跨越藩籬,撫慰每顆受傷的心…

 

簡易柬語教學:

 

你好:蘇ㄜ司爹

謝謝:喔棍

再見:裡害

 

The End.

But LOVE has no End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外省義診工作的最後一天,醫療團員們忙裡忙外,綠色的身影來回穿梭在兩間手術房及術後恢復室,病患還是陸陸續續出現在醫院中,賴醫師及柬埔寨金邊國家兒童醫院團隊的兩位外科醫師,得要趁著每個手術之間的空檔,會診新來的患者。

手術一完成,義診團台灣醫護人員及柬埔寨團隊護士正幫患者催醒,緊接著又要準備下一台刀的麻醉工作...

 ▲患童在家屬的呼喚下漸漸甦醒,睜開眼的那一刻,十分歡欣鼓舞但總是有點令人鼻酸...

忙碌的阿斌哥主刀,而種子醫師瓦那則在旁觀摩協助,手術完成的空檔,還要接著會診新出現的病患。

接近正午,一位母親帶著小女孩來到義診醫院,小女孩年約九歲,身上穿著學校制服,像是剛剛才從學校趕來醫院,除了白衣藍裙,秀氣的金色耳環圈著耳朵,脖子上還戴著一串小的珍珠項鍊,看得出是個十足愛漂亮的小女生。長至腰間的頭髮綁成辮子,垂放在右側肩膀上,配上濃眉大眼,可愛的程度十個蔡依林都比不上,但是在她的臉上找不到一絲笑容。

 

▲有圖有真相,真的非常可愛吧!

我的目光停在她嘴上明顯的手術疤痕,唇尖左側多出來的肉不規則地突出,在清麗的臉龐上顯得突兀,在我頓悟的同時,小女孩也敏感地撇開我的注目。透過與基金會長期合作的金邊國家兒童醫院當地社工兼協調員阿琳的翻譯,原來小女孩在數年前,接受了金邊一間大型兒童醫院的手術治療,原以為嘴上的裂痕可以就此縫補,恢復正常,沒想到品質不良的手術卻留下了深深的印記。

阿琳說,那間醫院雖是首都裡的大型兒童醫院,也與世界知名的唇顎裂基金會合作提供--免費--手術,業界風聲卻傳出,那兒的外科醫師根本沒有受過唇顎裂專科手術訓練,卻還是硬著頭皮替患童開刀。

 

雖是助人美意,我卻怎麼樣也無法合理化這種免費的「幫助」,因為「免費」,所以自己的「施捨」不管好壞別人得要全盤接受,這是何等自私傲慢。免費手術對他們來說,不是出於愛與憐惜的真心付出,而是只看重數量而棄品質不顧的缺角善心,是手術練習,是可以得到金錢補助的一種手段。

如此免費的結果,是隨之而來的修補手術,需要花費更多的人力及醫療資源來補救,這也是為什麼我們一直以來都堅持,只派出台灣最精良且經驗豐富的醫療團隊參與海外義診,也積極培育當地醫療人員來台受訓,提供顱顏患者最好的手術治療,用高品質的手術,用愛心,撫慰每顆正在受苦的心,這樣的免費,不才是真正的幫助?

▲可愛小女生手術前後,手術剛完成就能發現嘴唇外觀明顯漂亮很多,雖然頭髮有點亂啦XD

 

正當我心裡為著免費和付出而激昂,接近傍晚的醫院診間裡,一位父親也激昂著,爸爸說,「他們把我的女兒單手拎進手術房,像是貨物一般,沒有一絲憐惜與愛心…」,又是一個那間大型兒童醫院開壞的小女生,嘴唇像是沒有對齊就被縫合而多了一個小角,父親的臉上滿是自責。

雖然聽不懂柬語,但能感覺得出父親的憐惜與難過....

 

柬埔寨的落日透過窗戶灑進診間,不一會兒,天空隨即換上紫衣,橘紅的晚霞渲染在藍紫色夜幕,好美,好美,但是我怎麼一陣心酸?

 

未完,待續。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沒來得及熟悉環境,義診團抵達的第一個傍晚,隨即開始看診,手術大樓前三四十位家長及病患,不知從何時聚集,一直等到日落前義診團的遊覽車停靠在他們眼前,而我們的見面禮,就是被引領期盼許久的他們用興奮的眼神包圍。

看見義診團抵達,所有病人及家屬隨即成隊列狀開始移動。

 

由於偏遠地區的醫療資源缺乏,義診機會難得,求診的病患包羅萬象,各種疑難雜症都有,除了唇顎裂、其他先天性顏面缺陷,還有像是燒燙燒疤痕攣縮、槍傷造成顏面受損、多指症、併指症、先天性神經纖維瘤等。而事先預約的患者常因路途遙遠或經濟因素而爽約,絕大部分病人都是聽到風聲,突然出現在醫院。

 

診間人聲鼎沸,卻不是每個人都能滿足地走出診間。

 

扣除行車時間,我們在班迭棉吉省,只有兩個工作天,就算每天工作18個小時,也無法應付眼前的六十位病患。隨基金會「用愛彌補」義診團出團多年的義診老鳥─賴瑞斌醫師,一一耐心問診,在與合作多年的柬埔寨種子醫師討論病情,並評估當時醫院的設備、資源及人力後,一起決定了開刀名單。

▲高雄長庚整形外科賴瑞斌醫師,人稱阿斌哥,正在為小小唇顎裂加併指症之病童看診

 

八個多月大,僅僅四公斤營養不良的雙側唇顎裂患童,剔除。

遭受槍傷後顏面嚴重受損,需較精密的檢查及手術治療的病患,剔除。

較輕微的燙傷疤痕病患,剔除。

▲因營養不良而無法接受手術的男嬰,母親的焦急寫在臉上....很是令人心酸.....

▲後天槍傷顏面病患長期都用圍巾把臉遮住,在阿斌哥與瓦那醫師的評估下,還是無法動刀。

 

受限於時空,很多時候,病情相較嚴重的不一定能在義診當下獲得即時治療,被選中的,開心溢於言表,被婉拒轉診的,不免失落擔心;你會說,可以轉診吶,可以下次呀,事實上是,在醫療資源貧乏的開發中國家,偏遠窮困的病人無力負擔到城市看診的旅費及生活費,更不想因為就醫而失去收入來源,常常一拖延就是幾年的時間,甚至終生沒有接受治療。

▲長長的隊伍正在等待看診,這可能是他們非常難得的一次機會...         ▲母親抱著他們的寶貝,還是等待。


看著這個無可奈何的反差,我在心中不禁問著,「誰是判官?」,真的是醫師嗎?還是其實生命的無常早已做了決定?

一位患有多指症的二十歲青年,在我們沒有足夠的唇顎裂手術病例下擠上名單,因為不想浪費遠從台灣帶過來的資源,他得以開刀,在醫療團員術後巡視時,他流下了男兒淚,一邊說著,「我從來沒想過可以有手術的機會恢復正常」。或許我們也是判官,一天十二、三小時的工作,決定了病患及家庭未來的人生路程,儘管無法服務所有正在受苦的人們,可以確定的是,世界上又多了三十一個心滿意足的微笑。

 ▲圖右多指症青年一邊感謝一邊留下眼淚.....                           ▲唇顎裂患童家屬欣喜若狂的神情是最好的回饋!

 

▲所有醫療團隊成員們與病患及家屬的滿足微笑!

 

未完,待續。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百公里。

七個小時風沙彌漫的黃土路。

台灣到柬埔寨由攝氏十五度的寒意驟至三十度的艷陽。

斑駁老舊的手術室。

 

這些片段在泰柬邊界班迭棉吉省波貝義診出發前浮現腦中,新聞報導傳來死傷慘重的潑水節意外,又交疊出另一幅景像,已讓臨行前的不安在心中發酵。

一抵達柬埔寨,天氣一如預期地炎熱,早晚的一絲涼意提醒著我們,家鄉台灣那頭正值寒冬,但午後讓陽光曬痛的皮膚又真切地在告訴我們,這裡已是海的另一邊。儘管我們的大腦還需要時間適應,義診工作像是磁鐵般,馬上就將我們吸出自己的舒適圈。

義診第一天,早晨七點,柬埔寨團隊全體工作人員早已將手術儀器及醫療耗材上車,大型遊覽車停在稍顯擁擠的道路上,除了十分顯眼外,也是義診中的「驚喜一號」。

走近一看,車體上印著大大的「國慶旅遊」,駕駛姓名「陳森永」原封不動地被掛在車背上,這才發現原來這輛大型遊覽車來自台灣,因為柬埔寨沒有汽車工業,沒有生產、組裝工廠,加上並未對二手汽車進口特別限制,使整個金邊成為全球二手車的終點站,路上到處可見舊型的凌志汽車,貧窮中的奢華卻很不真實。

 

我們的愛車「國慶旅遊」,內部座椅上的椅套上還廣告著來自台南的某個產品,台味十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雖然很有家鄉味,但不管為何這輛台灣遊覽車淪落至此,我們心中都希望不是因為「不堪使用」,萬般請求天上的神明,讓我們平安度過來回將近一千公里的車程。「用愛彌補」醫療團團員坐在遊覽車後頭談論著,前頭的柬埔寨醫護人員卻悠悠地唱起了車上的卡拉OK,歡樂的氣氛像是安慰著說「一切OK啦!」

「驚喜二號」在「國慶旅遊」帶著我們奔馳了四百多公里後發生。團員們在柬埔寨瓦那醫師口中的「good road」下東倒西歪地睡,近七個小時後,轉入鄉間小路,隨著更加接近目的地義診醫院,兩旁的荒涼也跟想像的畫面如出一轍,三公里黃土路的窗外景色淨是義診醫院的破舊、簡陋和汗如雨下的艱辛。

快要接近義診醫院的窗外景色,正值乾季的柬埔寨黃土路上風沙瀰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一會兒,我們終於抵達,懷著忐忑的心情,踏進手術大樓,迎面看到的,是白色瓷磚搭上淡綠色油漆,柔和明亮,醫療設備零落也稍顯老舊,耗材上灰塵滿佈,但手術室備有運行良好的空調設備,是的,「驚喜二號」不是拋錨或故障,破舊或斑駁,竟是我們幻想的破滅。

▲新落成的手術大樓走廊明亮乾淨,還有佛像擺飾,沒有破舊這回事....

▲歷屆柬埔寨外省義診中,最豪華的刷手台!

▲手術大樓診間門口

▲柬埔寨班迭棉吉省Poipet Referral Hospital破舊斑駁的....大門,歡迎著我們:)


因為義診團的到來,波貝院方特地將正在興建的大樓趕工完成,用愛彌補義診團得以在全新完工的手術大樓,展開了免費義診工作,用病患與家長們的微笑,充滿第一次使用的手術房。

▲將將!!全新完工的愛心手術大樓

 

未完,待續。

 

 

ncf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